許多父母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但,什麼是輸在起跑線上?全班第十幾名?二十幾名?沒上前志願學校?甚至上不了公立學校?

一段日子之前,我訪談了一個年輕人,他從小被父親棄養、流落在街頭、混黑道幫派、國小沒畢業,沒讀過國中、高中仍然沒畢業。依直覺和常理,我們會覺得這樣的年輕人大概沒什麼希望了。

事實上,這位年輕人,正是我在《天啊!這間公司一個月給我8萬,當初應徵竟然不看我的學歷》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詹姆士。他今年28歲,在一間澳商企業軟體公司升到專案經理,月薪是8萬台幣。

不可思議嗎?訪談詹姆士的時候,他的故事確實讓我感覺「不可思議」。取得他的同意後,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讓大家知道一個曾在起跑線摔到昏厥的孩子,如何成就他自己。

父親拋棄,黑道大哥收留

詹姆士在台灣出生,讀書到五年級,經商的父親離婚,離開妻子和女兒,帶著詹姆士赴大陸闖盪。在此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回到一個正常孩子的學習歷程了,因為詹姆士的父親工作出現危機––先是付不出學費,後來拿不出生活費。在國一的時候,詹姆士被趕出了家門,流落街頭。

當北京市社政機關企圖追訴他父親的責任,他父親竟然回台灣辦了棄養手續,徹底斷絕親子關係。當時才13歲的詹姆士走投無路。

沒有學校可去的詹姆士每天在街上遊盪,和其他失學的年輕人混在一起。大白天沒事做在路上遊盪的年輕人,就有不少是黑道中人。後來他們知道了詹姆士的身世,也知道需要養活自己,於是給詹姆士一個住的地方,還提供了他一個工作機會:頂罪換錢––幫派犯案,就由詹姆士自首頂罪,詹姆士年紀太小,不會坐牢,只會接受一陣子的感化教育。而警方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有助他們的破案率。

這件事並不該做,詹姆士也知道,但是迫於生計,他別無選擇,國中階段就這樣過去了。

混黑道的高中階段,因犯大案而結束

但他還是希望日後走入正常的人生。

按照正常制度規定,詹姆士沒有經過聯考,沒有辦法就讀高中。幫派老大動關係,將詹姆士送入了北京當地一間評價很差的高中。

但是入學並不代表能夠學習。老師幾乎沒有認真教,學生都沒在上課。詹姆士為了賺錢,晚上還參與黑道的「工作」,所以白天常常睏得無法上課。這樣的生活,直到高三。

高三某天,一次與同學激烈衝突之中,詹姆士失去理智,竟然拿出刀械狠狠地「教訓」了同學一番,好在,對方並沒有重傷。

學校主管召開緊急會議,受傷學生家屬在賠償和溝通之後不再追究。至於詹姆士,學校決定用盡一切辦法送走––請詹姆士遠走吉隆坡,到一所絕對不菁英的大學就讀。

詹姆士決定從大學開始,盡其全力,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他的餘生不要過著暗無天光的日子。

經歷六年徹底失學的少年,大學畢業成龍鳳

沒錯,這位詹姆士,在大學畢業的時候成為程式高手,在應徵澳商工程師職位時優秀勝出,得到主管賞識,並且因為有溝通及領導能力,快速升職加薪。我在一個教育的非營利機構認識他時,他是個非常溫和善良,而且充滿熱忱的人。他希望出力幫助那些和他過去一樣,處於不利環境而身不由己的年輕人。

這位優秀的青年,在整個中學階段什麼都沒有學,都在替黑道頂罪、圍事、混日子 -- 這件事,詹姆士幾乎沒有告訴他現在身旁的朋友。

而他如何在4年之內,從實質上的小學水準,快速成為一個學有專精的高手?這段故事,我會在另一篇文章之中詳細說明。但我想先在這裡停一下,認真地探討一個迷思:贏在起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