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財產和收入都很少,無法順遂維持生活所需。也就是窮困、貧苦。

貧窮。這個名詞所呈現只有負面的形象。雖然大家都這麼認為⋯⋯,不過出現在本文中所謂「貧窮的人」,生活多麼生氣蓬勃、多麼開朗!他們生活在只有四坪不到的小宇宙,收入很少、房租很貴、地方很小、戶頭很空,即使只剩下最後一碗泡麵。這些「貧窮的人」仍懷抱夢想勇往直前。雖然大家還在感嘆近來無精打采的人越來越多,但請看!那些相信未來,每一天每一天都認真在打拚的人。

30歲台灣男的導演夢

依照自己純粹的意志就只是想去日本,「應該去日本」的聲音始終在心中吶喊。3年前的七夕,他終於來到這地方.日本了。

蔡金宏

【住處】東京都中野區中野
【住屋】屋齡約40年鋼筋水泥屋.1坪半
【房租】18,000NT(含水電費)
【簡介】出生於台灣新北市。30歲。電影相關的專門學校學生。收入為獎學金7萬圓(約21,000NT.)及任某大學推廣活動計畫助理的2~7 萬日圓(約6,000~21,000NT.)。雖然1坪半房間月租6 萬圓實在太貴,由於種種因緣,所以決定住下來。受日本漫畫、電影的影響,很嚮往日本,自從觀賞電影燕尾蝶(Swallowtail)以來,開始想製作影片。希望有一天能夠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生活,也能照顧父母親,是他人生的夢。 

夢想的代價?30歲台灣男,住在東京1坪半大、沒浴室的房間,月入2萬1
來自台灣的蔡金宏,住在東京都中野區屋齡約40年鋼筋水泥屋裡,一坪半的小房間,房租NT18000.(含水電費)

每天早上,對住家中的佛像禮拜是他一天的開始。3年前的七夕,他開始在到處都充滿特色飲食街的中野住下來。居住中野的感想是什麼都便宜,晚上再晚也可以買出來東西,因為街上人很多不會感到孤單,正是這一條街的優點。 

他之所以住在中野,起因於10年前獨自來日本旅行時,在現在居住的地方住了一週(蔡先生住的公寓,也當民宿提供給旅人)。而且,很巧的是當時投宿的房間就是目前居住的房間。還有房東太太也是台灣人,和蔡先生一樣都姓「蔡」。房東太太的模樣和他已過世的祖母很像,也是他住下來的原因。他說總覺這一切好似冥冥之中註定的緣份。 

屋子內沒有浴室,日照不佳,雖有一個窗子,打開窗就有一大塊鐵板貼在窗子上,看不到外頭的風景,光線也照不進來。完全是一個起不了作用的窗子。他說到房間窄小的優點,感覺那是一個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宇宙、只容自己居住的處所。什麼?自己的宇宙?啊? 

夢想的代價?30歲台灣男,住在東京1坪半大、沒浴室的房間,月入2萬1
最能表現出1坪半房間臨場感的一張照片。(圖片:時報出版提供)

對他而言,1坪半的房間並不狹窄。台灣男子有服兵役當兵義務,當時居住的房間比現在還小,也可以說根本沒有自己的空間,衣物等生活用品只能放進一個僅有20公分×20公分的正方形櫃子而已。現在這個房間比起當時,已經感到很滿意了。談人生目標,他說希望能夠當電影導演。縱使當不成導演,也要把深入自己內心的一些事物拍成影片。

他為學習拍攝影片,就讀夜間專門學校。白天在某大學從事海報設計、教材編輯等工作。薪水都用在學費和生活費。除此之外,幾乎都不花錢。他喜歡的漢字是「絆」。他說自己和這1坪半房間能夠在10年前相遇而有所牽絆,3年前的七夕有如牛郎、織女般再度重逢。

無欲則剛的搞笑藝人

3坪的房間。當然沒有空調設備。夏天外頭比裏頭涼爽,冬天的屋內冷到可看見自己的白色吐氣。不過他說縱使變有錢,還是要住在這間公寓。坦率又開朗的他,其魅力為何? 

山根成貴

【住處】東京都中野區新井
【住屋】3坪.共用廁所
【房租】NT.10500
【簡介】1986年出生於中野區,在埼玉縣長大。出道已3年的藝人。以搞笑劇的現場表演為主。目前在九段下的醫院打工擔任清掃人員,月收入8萬日圓(約24,000NT)。身為家中獨子,備受呵護,為磨練自己才開始過現在的生活。回到老家,一家三口一起玩撲克牌,家人間的感情非常好。 

夢想的代價?30歲台灣男,住在東京1坪半大、沒浴室的房間,月入2萬1
東京都中野區新井的3坪小房間,房租10500NT.(圖片:時報出版提供)

夢想的代價?30歲台灣男,住在東京1坪半大、沒浴室的房間,月入2萬1
在小小流理台洗完頭後,一臉清爽的表情。山根成貴非常堅持洗髮精的品質,擺著和這屋子不搭調的高級洗髮精。(圖片:時報出版提供)

現年22歲的他,是一個出道已3年的搞笑藝人。他開始會把藝人當作自己的志向,是在中學3年級。那時候就決定自己未來的出路。他原本就愛搞笑,在班上是一個靈魂人物,逗別人笑自己也有快感等理由,決意當一名搞笑藝人。中學畢業後立刻要投身搞笑世界,事務所的人告訴他:「高中畢業後來比較好。現在的藝人沒有學歷也不行啊!」因這些話,讓他返回校園讀高中。對他而言,高中只是準備當藝人不得不的過渡時期,絕不是一個有趣的地方。

總之,趕快畢業趕快進入演藝圈,這個強烈的意念佔據他的整顆腦袋瓜,所以高中畢業典禮,可以說是他出生以來最開心的一天。高中畢業後,為進藝人養成學校而來到東京。縱使住在這間沒有浴室的屋子,他依然帶著強烈的憧憬開始過日子。目前的生活沒有什麼大問題,對於這間三坪的屋子也很滿意。他說:「夏天就在小小的流理台洗頭髮」,同時當場就洗給我看。他開朗地告訴我曾經在寒冬這樣洗頭髮,實在冷到不行,那根本不是冰凍,而是刺痛的感覺。 

他每個月表演3-4次的搞笑短劇,另外以打工維持生計,不過像便利商店、夜店等有收銀台工作,因為害怕操作錯誤所以只做一天就趕快辭掉。做了2年半的飯店清掃工作,也因為遲到次數太多而被解雇。他這樣個性的人,對於撰寫搞笑大綱手冊卻非常認真。到現在為止,已經寫了15本了。對於一起演出的人不願意撰寫一事,他沒有絲毫不滿。「無論自己變得多麼有錢,身體就這麼一個也不會變得更大,所以繼續住在這裡就可以」。談話之間,顯現他無欲無貪的一面。 

夢想的代價?30歲台灣男,住在東京1坪半大、沒浴室的房間,月入2萬1
演出搞笑劇必備的眼鏡及太陽眼鏡。(圖片:時報出版提供)

夢想的代價?30歲台灣男,住在東京1坪半大、沒浴室的房間,月入2萬1
東京都中野區新井的3坪小房間,房租10500NT.(圖片:時報出版提供)

有說「不是變幸福,而是察覺幸福」,看到他的生活態度,宛如就是這句話的具體化。
人只要有個睡覺吃飯的地方,健康過日子,就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