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一篇文章之前,我花了一段時間,來冷靜一下自己所聽見的。甚至,還花了一段時間拿捏文字......因為我不知道,要該怎麼寫,才最不傷人最不傷心呢?

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矛盾。

我覺得,有些事情再怎麼不滿,再怎麼失望,只要是來自自家台灣人的批評,我都可以接受:會覺得在彼此討論激盪之中,有著一起改變世界的感動。但是,從一個瑞士人那邊,聽到太多直面的真實:原來,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原來,那一些傷心的事情「應該」可以不發生......想到這裡,就好難過好難過。

我的瑞士鄰居,是義消。

可以保命的東西,難道還要去計較多少錢嗎?

台灣新屋大火,奪走6條年輕的生命

6個家庭。加上他們的伴侶愛人,6乘以2,12個家庭。然後,6個N次方的親朋好友。

我不知道,該怎麼去估量這所有所有的心碎。或許看不見的東西,在有些人眼裡,是沒有價值的......

「紅外線顯影器,很貴嗎?」

其實,我以前根本不知道紅外線顯影器是什麼。只是聽到有人說,這東西幾萬塊,可是很貴的。所以某一些人的邏輯就是:如果很貴,那麼預算不足買不起,似乎也是一件無奈、但可以理解的一件事情…

「紅外線顯影器,我們隊上就有啊!但我真的不知道多少錢?」當我急切地問瑞士義消鄰居,紅外線顯影器到底多少錢多少錢時,他用一種很奇怪,甚至有一點不高興的表情看著我,好像我的問題,簡直既冷血又白目。

「多少錢?紅外線顯影器多少錢這個問題很重要嗎?」鄰居有點嗆,「我只知道,紅外線顯影器很重要,可以保障我們現場救火弟兄的生命安全!可以保命的東西,難道還要去計較多少錢嗎?

我沈默了,覺得自己的問題,的確非常冷酷。一個生命的價值,還有那些愛他們的家人朋友,那些人的一生幸福,在那一瞬間什麼都沒有了。這又該怎麼計算呢?

接著,我的鄰居又說道:「說實在話,我想現在沒有一個瑞士消防隊,會沒有紅外線顯影器吧?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必備的啊,幾萬塊應該就可以買到了!」

我好沈默。聽到瑞士義消這麼說時,那一刻,我突然一句話都不想說。

我多麽不想承認,對,怎麼樣?我們台灣消防隊就是沒有。我多麽不想面對那一些發生過的悲劇!或許又有人要說,國情不同國情不同啦,對瑞士人而言,幾萬塊台幣根本不算什麼啦之類的。但我只知道,生命在死神面前,都一樣脆弱,不管是哪一國人。

不管是哪一國人。只要是人的心,在哪裡都一樣會感到快樂與悲傷。那一些年輕的、在火場上失去生命的孩子們,在他們短短的一生中,曾經帶給他們的家人與朋友,這麼多這麼多快樂......而我們的制度,卻沒有辦法保護他們,只留下更多更多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