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兩年多沒見,再次見面已是在總經理的辦公室裡。

你不一定要喝洋墨水,但一定要出國歷練

歲末年初之際,利用Joan返台履新的機會,我們沒在北京碰面,但終於在台北相見歡。

Joan是我在訓練課程中認識的高階主管,負責某品牌的五年期間,從一個國外很大、台灣卻很小的牌子,篳路藍縷的逐步經營,無論毛利多寡,每年都投入大量資源在員工培訓上。

她任職品牌總經理的五年期間,業績蒸蒸日上,雖然也會遇到經濟不景氣、同業挖角、派系鬥爭、老員工帶頭作亂、消費習慣改變…等問題,但她以兼具柔軟與強硬的帶領巧實力,帶領大批娘子軍在各大周年慶的無數戰役中,五年都能持盈保泰、穩定成長。

兩年前因為總部需要,也看到台灣品牌在她帶領下的積極作為,決定派任Joan為新任的北京品牌總經理,離別歡送會那天我也出席了,席間依依不捨之情溢於言表,我擔心的不是Joan去北京是否能適應,而是台灣的其他幹部是否能持續接棒?

Joan走了,台灣也慘了

或許大家會說這是人治的品牌,一定還有做不好的地方,不過實例就是如此,的確,有時娘子軍多的地方就是人治的社會。換了新的品牌總經理,從他牌來的空降部隊,感覺就是缺少一股氣,也少了點人味,原先被大家看好的業務部總監Jacky,在公司拚了6年,因為諸多原因未能一步登上大位,最後也含恨離職。

於是在品牌總經理調任北京、業務總監離職,接續幾位大將也相繼離職或調走的窘境下,空降的新任品牌總經理根本搞不定,兩年之內,過去幾年的辛苦耕耘,似乎隨時將化為烏有。

兩年後的台北

Joan調任北京的兩年之內,也把北京市場搞得有聲有色,起初大陸同仁雖然對她都有所質疑,但靠著她的巧實力,北京市場逆勢成長,人員與資源問題幾乎都能迎刃而解。

我長時間觀察,Joan能因地制宜、因時制宜的隨心所欲領導魅力,與自由變換管理風格的能力真的很厲害,這也是我佩服她的地方,我們同年,她的能力與實力卻早都在我之上。

她回來台北做什麼?

去年初因為家裡兩老年紀漸長,加上台灣的集團總經理離職,去年八月返台接下台灣區集團總經理一職,去北京前的她只負責一個品牌,兩年後接下的品牌數與營業額,已多到不可同日而語。

我問:「你去北京這一遭,得到了什麼?對你未來接任新職的幫助又是什麼?」

Joan:「大陸是不同世界,大陸市場可以做得起來,去到哪裡都會做得起來。」隨後她又說:「當台灣人還在滿足於小確幸時,大陸戰場早已直逼世界級水準。」

我笑著回答:「我們在殺豬公,大陸人都登太空,是吧?」

我們都笑了,笑得心裡都陣陣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