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誠實的老學生

「你真的希望我們做假嗎?我來讀書是為了說謊話嗎?」

「老師,給誠實一個機會。」這是老學生給我最好的教誨。

日前在台中市惠文國小,被我的第一屆學生操了一天。他現職台中某協會要職,邀我為所屬團體做在職教育訓練。他在介紹老夫出場時,酸了我一頓,報三十幾年前之仇。他說,我在他的母校教一年就落跑,同學們頗有失主之痛。我巡迴分享多年,從來沒遇過一天排7小時的演講。這還不打緊,從簽到上課、下課,十分嚴格,真服了他。

他只小我9歲,鬢髮比我白,看到學生漸漸老得跟我差不多,心裡暗暗偷笑。不由得想到,子路也是小孔子九歲,他和子路很像。這樣說是貶他呢,還是抬舉我自己?子路的性格直爽、勇敢、重然諾、忠於職守,超像他。

可別忘了子路是孔門四科十哲之一,二十四孝中負米事親的季路,這名政事科的高材生,常常直言挑戰孔老夫子,孔子很頭大。以現代的話來說,子路兄經常在教室內質疑問難,狀況很多。這典型是教室裡的風暴,子路經常是麻煩製造者,敢說、敢做、敢衝。這位老學生,當年也不遑多讓。

民國69年,我開始擔任教職,就是在成功嶺山腳下的一所中學,這是地利之便,因為我剛從成功嶺叱吒風雲下了山。我說,他跟子路一樣,是指他經常為請假跟我「魯」半天,這在班級管理上很棘手,私立學校請假要有醫院證明,要求導師管理必須到位,不可以打折扣。

這位老學生是台中市某職業工會理事長。官大,長相粗獷,是那種見一次面就不容易忘記的特種面貌。當時的他,由於是補校生,白天在汽車修理廠上班,常有請假的情形,他每次請假都沒有醫生證明,很難溝通,他又不願做假。我說,校規的規定很清楚,照規矩大家都很好辦事。幫幫忙嘛!

他一把嘴刀堵死我—— 「大部分同學的醫院證明都是假的,假證明到處都拿得到。其實我們有時候真的是上班太累,需要休息。如果你一直逼我拿出證明,我只有休學不讀了。老師,你嘛幫幫忙,我都是很誠實向你報告,你真的希望我們做假嗎?我來讀書是為了說謊話嗎?老師,給誠實一個機會⋯⋯

當晚回到單身宿舍,我心裡很痛:他說的正是補校生的苦。

第二天以後,我在班上宣布:只要誠實以對,假條統統准!可惜不是所有學生都理解我的用心。從此以後,假單愈來愈多。當然混水摸魚的,也不在少數,期末時,我的班級請假次數全校第一,因此還被訓導主管狠狠刮了一頓,如果沒有離開,恐怕也不會續聘。

直到今天,我班上的學生請假規則,就是「誠實」。任何人的話,我都相信,大家以誠相待,但是不能欺騙老夫我。說一次謊,我就再也不會相信你,放羊的孩子沒有第二次機會。「誠實」教育,是他教我的;人性化管理要從「誠實」開始。

後來—— 子路因蒯聵之亂在衛國殉難,遭亂臣殺死而且被剁成肉醬。本來他不用介入此事,大可一走了之,最後卻選擇身殉。雖然應了孔先生說的:「若由也,不得其死然。」大弟子死得悽慘,仲尼覆醢於子路,自然是很悲慟的。

我的老學生為了杜絕工會的弊端,強力整頓,踩到紅線,傷害到別人的既得利益,竟莫名其妙吃上了官司。為正義伸張,為公理鋤奸,還要顧慮明槍暗箭的八面埋伏。

「訟,終凶。」無論是輸的、贏的,最後都不是清心吉祥的。但是碰上就碰上了,捲起袖子為真相、為真理力爭到底,這是他的信念,也是他的騾子性情。

子路好勇過我,無所取材。孔老師曾狠狠罵過他一頓,但他並沒有把子路罵得比較聰明。老學生剛正過我,此心光明,老夫給你輕輕敲一下頭,要用腦子做事,不要硬幹,不知他有沒有聽進去。

【一叟小語】 課堂上「誠信」講得震天價響,人人盡知這是最簡單的修為,也是最高明的智慧。教學生做得成一個人,是啟蒙的基本價值;做得到頂天立地的人,那是人格的昇華。方正為人,圓通做事,做人不就是這麼回事嗎?「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整個社會都說誠實是最好的策略,反身而誠竟然那麼艱難。2013年多數人認同的「假」字,十分諷刺。

校園外,「爾虞我詐」,步步驚心,人人皆知誰也沒有討到便宜,「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騙人很少真正達到目的的。「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欺人沒本事,自欺很內行,這是今日社會血淋淋的寫照。反省力式微了、自覺力迷失了、誠實力蕩然了,我們拿什麼來崇高我們萬物之靈的本心?

好人、壞人都喜歡與誠信的人做朋友,「不誠無物」是千真萬確的原理。每一個人的眼光都是雪亮的,這是天賦,誰也騙不了誰。可是啊,為什麼誠而明、明而誠的誠信,變得這麼不容易了?


書籍簡介


書名:學生
作者:林明進
出版社:麥田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