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企業比較穩定?穩定的是公司,不是你!

國二中輟的創業家 v.s 一路順遂的哈佛精英, 背景與經歷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卻有相似的想法: 人生只有一次,別老是把他人看得比自己重要!

◎不討好別人

「我害怕被別人討厭」 

家入一真:

有些人沒辦法提出反對意見、不敢拒絕,不知不覺中變成處處討好別人的人。大家應該都覺得「討喜總比討厭好」,我們也不例外,如果能像超人一樣受大家喜愛,一定會很開心。

但是,很遺憾的,我們可以斷言,絕對無法讓所有人都喜歡自己。所以,如果你試著討所有人歡心,終究只會落得徒勞無功的下場,還是趁早放棄吧。

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你對目前為止所遇過的人都一樣喜歡嗎?答案一定是「不」。或許沒有討厭的人,但至少有「很喜歡」和「普通喜歡」的人吧,而且你很清楚,其中的差別可大了。

我們常聽到有人說「他真是個好人」,也聽過「我以為他是好人,結果不是」的話。但是,這些所謂的「好人」難道不都只是「對自己方便的人」嗎?

因此,一個人就算沒什麼改變,還是有可能輕易地從「好人」變成「壞人」。同樣的,如果有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對「好人」的印象,除非你能像變色龍那樣,否則根本難以配合所有人。

但奇怪的是,即使我們知道這一點,受到批評時還是會傷心。你希望對方喜歡自己,卻不能如願時,真的很讓人難過。我也一樣。

凡事遷就配合別人,到最後甚至要勉強自己,結果卻失去其他朋友或機會。不僅讓人完全想不透「怎麼會這樣」,還會開始厭惡自己。

我終於發現,如果要脫離這種迷思,就要更喜歡陷入不安、無助的自己。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最討厭自己的,說不定就是自己。

接著,要思考誰才是自己最珍視的人。

如果要給什麼建議的話,那就是至少找一個你一定「可以完全信賴」的人。

或許是家人或戀人,也或許是朋友;說不定,是附近美容院的大哥。只要有一個這樣的人存在,就真的能感到非常放心。與其被一百個人以普通的程度喜歡著,「不管我變成什麼樣子,這個人都願意喜歡我」要好得多了。

話說回來,鴻運當頭的人真的會吸引許多人靠近。

比如說,只要一當選,頭銜就變成了「議員」,道賀的電話和賓客多到應接不暇。但是,只要下次落選,馬上就變回「普通人」,等到自己發現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半個人了。

我也一樣。事業進展順利時,總是有人莫名其妙來找我;而當我沒錢時,許多人也莫名其妙不見了。當時我以為自己很受歡迎,結果發現:那些人不是因為我,而是看在錢的份上,才聚集而來,真的感覺很悲哀。

各位或許可以這樣反向操作:嘗試一下不討好任何人的感覺。就像絕對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歡一樣,被所有人討厭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時,還願意留下來的人,將是你即使犧牲生命也要珍惜的寶物。 

★比起處處討好別人,只珍惜重要的人不是更幸福嗎?
 

◎具象化的人際關係

「在推特或臉書上貼文卻沒人」 

家入一真:

推特或臉書這類網路社群的出現,讓人們的連繫或交流變得清晰可見。

網路上常常發生這種事情:與初次見面的人成為「臉友」後,發現兩人居然畢業於同一所高中,從「世界真小啊」為開頭,就這麼聊了起來;也有人拒絕了朋友的邀約,卻去參加別的聚會,還把相片上傳,結果被對方發現,頓時陷入尷尬。
網路社群可以輕鬆與別人取得連繫、交流,的確是很方便的工具,但同時也增加了束縛。現在有所謂的「網路社群疲勞」,厭倦這種束縛的人,就會脫離網路社群。不過,我想這種人使用網路社群的方法可能不太正確。
我經常使用推特,現在追蹤者已達六萬人以上,非常感謝大家;目前每天仍有一百人左右加入追蹤行列,但也同時在減少—減少一百人、增加兩百人,所以還是增加了一百人。如果總是在深夜貼出大量訊息,或是貼不能寫在這裡的黃色笑話,追蹤者就很可能會一口氣減少。
言歸正傳,我想說的是,這表示我每天失去與一百個人的連繫,有些貼文甚至會造成更多流失。在推特上要切斷連繫是很簡單的,只要按一次「unfollow」,就可以馬上解除與對方的連結。同樣的事如果發生在臉書,只要解除連繫,就不再是「朋友」了。
網路社群的世界可以簡單地連結或切斷關係,就是這麼鬆散。

不同於真實世界,和你一起吃喝玩樂交心打拚的朋友,不會只因為按一個鍵就切斷連繫。企圖在網路上追求真實世界本來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因為這是個連繫鬆散的世界,沒有人回應當然很正常。盯著電腦螢幕的我們或許不知道,但有人可能忙著工作,也可能正在看電視。所以當你在推特上貼文時,不要對「追蹤者沒什麼反應」的情況太在意;就算在臉書上的貼文只得到兩、三個「讚」,也不用太失望。一旦開始在意這些,原本屬於網路社群優點的鬆散連繫,就會變成名為「義務」的堅固枷鎖;而套上「義務」枷鎖的這一刻起,網路社群就不再有趣。

我們應該要多享受網路社群的這項特質。

正因為是鬆散連繫,所以不管是藝人,還是跨國企業的老闆,各種階層年齡的人都可以放心參與。雖然只要一句話就可以和別人產生交流,但如果剛好大家都在忙,沒有回應也是正常的,而貼文的人也必須對有沒有回覆抱持無所謂的態度,才能繼續下去。

我的推特常常會引起筆戰,或許是因為我的想法很隨興的關係。如果我對沒人回應的情況很在意,老是想著「咦,都沒有人在看嗎?」或是「這很無聊嗎?」的話,只要有一兩則反對我意見的回覆,就很可能讓我受不了,而放棄使用推特。

不過,我還是喜歡看大家對我的訊息有什麼反應。

比如說,關於竹島(南韓稱為「獨島」)的領土問題,我貼了「切一半不就好了」的訊息。這當然是半開玩笑的,不過網友的反應卻各有褒貶:「你不愛國!」「要怎麼分?」「這個好笑!」等等。看這些回應真的很有趣。

不管回應是好是壞,都表示我的貼文已經為對方內心帶來一些刺激。或許在社會中投下一些刺激的東西,就是我這個人最大的興趣。 

★你覺得有義務按「讚」嗎?

 

◎名為「安定」的矛盾 

「還是想在大企業工作」
 

森田正康:

觀察這幾年畢業生最嚮往的企業名單,有四成以上的學生希望到大企業工作;但國內企業99%以上是中小企業,表示近半數的畢業生都想擠進這不到1%的窄門。我想,這應該是因為大企業有著吸引他們勇於挑戰窄門的魅力吧!

你想在大企業尋求什麼?為什麼想在大企業工作?

大部分的人會回答「薪資較高」「比較有保障」「福利比較好」。

但真正的理由不過是「安定」二字。只要是聽過的公司就代表安定;規模越大就越安定;薪水比小公司高一點就等於安定⋯⋯總覺得他們所選的,不過是一種「安心感」。對於那些不曾深思熟慮、只憑感覺選公司的人,就算問他們「選這家公司的理由是什麼?」「你到這家公司想做些什麼?」應該也答不出來。

不只是大學生,其他人也一樣,想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其實沒那麼容易,所以才會先選擇低風險、高回收的大企業。只要在大企業工作,父母就能放心;參加聯誼時,萬一有人問起公司名字,也敢抬頭挺胸大聲回答。

可是,你弄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所謂大企業的「低風險、高回收」,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的確,大型企業很少會倒閉,薪水也多半比中小企業高。但是安定的是公司本身,並不是在大企業上班的你。

即使在大企業上班,如果職位無法往上爬,薪水就無法調高,這表示你必須和優秀的對手競爭數量有限的主管位置。萬一被排除在晉升名單之外,或是被公司判斷為「有沒有人這個人都無所謂」的員工,就算你才三、四十歲,也可能隨時以外派、下放至子公司,或提早退休的名義遭到裁員。

現在是連大企業都經營困難的時代;事實上,Panasonic、日立等公司早就在進行大規模裁員。離開這些大企業的人之中,有些還在找工作,有些在新公司苦撐,而乾脆自己創業的人也不一定都很順利。這才發現,失去大企業這塊招牌的自己有多無力,也才看出自己真正的價值。

換句話說,一旦拘泥於企業的形式,就看不到自己的本質。我們應該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企業;這也跟你想去大企業或中小企業工作沒有關係。

有些人認為,既然要做,就做能在社會上造成話題的大型專案。但如果在大企業,就只能當一個齒輪而已,尤其是二十多歲的職員,往往只能做好上面吩咐的工作。到了三、四十歲,才總算可以承辦一些像樣的工作。假如你在一個擁有一萬名員工、營業額超過一千億日圓的企業工作,你所負擔的營業額就是一千萬日圓。但如果你在一個只有一百名職員、一年有一百億日圓營業額的公司上班,你就等於提供了一億日圓的產值。以這個角度來看,待在大公司未必就能成就大事業。

在中小企業裡,接觸的工作範圍較廣,自主性也較高,比在大企業更能學到技術,個人的成長速度也一定更快。如果企業和人都只求安定,那就完蛋了。一旦進入防守模式,反而會變得防不勝防。所謂「攻擊才是最好的防禦」,在瞬息萬變的時代中,也能穩定前進的企業,才是跟得上變化的企業。

舉例來說,某些零食是很多人「從小吃到大的」,你或許覺得小學時吃和現在吃起來沒有什麼差別,但它們其實會因應不同時代,在口味上做微妙的變化。正因為有這樣的變化,這些零嘴才能至今仍然受到大家喜愛。

這個例子也可以套用在你的工作。如果你追求安定,成長就會停滯,跟不上時代。想要不斷成長?那就大膽將自己丟進不安定的地方吧,這或許才是讓風險降到最低的方法。

★你是否具備了跟上時代變化的能力?


書籍介紹

書名:踏出相信自己的第一步:中輟社長和精英社長教你突破格局的6堂課
作者: 家入一真/森田正康
譯者:蔡昭儀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14/07/31

作者簡介:

家入一真

1978年生於福岡縣,國二開始遭到同學霸凌而中輟,高中時再度因霸凌輟學,曾做過派報生等在深夜進行的打工。後來因為得到報社的獎學金,而開始他的創業之路。曾創立日本國內最大伺服器出租公司「Lollipop!」,2007年在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成為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中最年輕的社長。目前為創業公司「Liverty」董事長,以企業投資為主要業務。

森田正康

1976年生於愛知縣,「Hitomedia株式會社」董事長兼CEO。十二歲赴美,擁有柏克萊大學、哈佛大學教育學碩士、劍橋大學哲學碩士等名校學歷。25歲回到日本,創立語言學習相關出版社,2006年於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後來創立「Hitomedia」至今。曾任京都情報大學應用資訊技術研究所教授、NPO教育支援協會理事等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