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你還在吃「烤吐司」嗎?

今年1月9日,解剖員看到一則以「烤吐司不能吃 超過一片致癌物就超標」為標題的新聞,內容指出:

國內研究發現,吐司經過烘烤會產生致癌物單氯丙二醇,且烘烤愈久、溫度愈高,釋出的毒素也愈多。醫師指出……以國小學童為例,一天吃超過一片烤吐司,單氯丙二醇就超標,有致癌危機。

我的天啊,早餐常常在吃、路邊四處在賣、五星級飯店也有提供的「烤吐司」耶!全球一年共吃掉幾片吐司根本是難以估算的天文數字,「多吃一片烤吐司會致癌」若是真的,這可是涉及全國,不,可是涉及全世界的重大的健康議題!為了釐清真相,就讓解剖員帶著大家一起看下去(推眼鏡)。

解剖:「烤吐司」獵奇的致癌威力?!

科學疑點一:科學研究的過程到底是什麼?

這篇新聞多數是引述新光醫院腎臟科江守山醫師的說法,主要的風險關鍵是文中所提到的「單氯丙二醇」(以下簡稱3-MCPD)這個物質,但是確定它有風險的研究過程是什麼呢?經解剖員查證,英國在1999年的研究發現華人食用的醬油中有過量的3-MCPD,所以開始引起廣泛的注意。這篇新聞中所引用的屏東科技大學研究,應該是十年前(2005年)該校食品科學系研究生所撰寫的碩士論文,解剖員細讀該論文後,發現新聞提到的吐司測試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份,並且論文中的樣本僅採用「統一皇家快客奶油吐司」檢測,但是新聞中卻有提及白吐司與全麥吐司的數值資料,烘烤秒數也和屏科大的論文數據不合,解剖員再以關鍵字查詢國內外其它研究,卻都沒找到「全麥吐司」相關的數據。解剖員實在搞不清楚新聞中的數據何來?既沒有清楚交代研究的過程,也和所引述的研究資料內容不符,究竟是如何推論出結論?而且「吃吐司」,不是應該也引述一下那些最喜歡吃麵包的西方研究結果才比較合理嗎?真希望這位記者能夠指點迷津,因為這樣的結論實在是太可疑了!

科學疑點二:「烤吐司」致癌,那「烤披薩」呢?

新聞中似乎暗示讀者吐司「烤過後」的風險很大,但是最原始的吐司不也是烤出來的嗎?那烤披薩會比較安全嗎?我們食用的醬油會用鹽酸清洗黃豆以加速植物蛋白質的分解,鹽酸中的氯與油脂(甘油酯)作用後就會產生3-MCPD,這應該不難想像。但是,吐司麵包(即便是全麥的)在製作過程中是不可能加鹽酸吧?那麼哪來的「氯」呢?

為了解答上面的疑問,解剖員連同英文網頁也納入蒐尋的範圍(請原諒解剖員語文能力有限,英文之外的語言就只能當作遺珠了),果然發現許多相關的嚴謹研究報告(採取大規模的取樣分析,出自有公信力的機構)指出,在許多常見食品(包括:油脂、餅乾、零食、中式糕點….甚至母乳)中都有被驗出3-MCPD的成分!(大吃一驚)

在細看這些研究報告後,原來這些食品中的3-MCPD是來自植物油的加工脫臭程序以及極少量的食鹽。所以,可以確認麵包中(尤其是烤過的)的確含有3-MCPD或3-MCPD酯(一種可產生3-MCPD的物質),甚至多數在超市可以買到的食物,如大麥製品、起司、義式香腸、火腿、披薩、燻製產品和熟製肉品等等也都容易含有3-MCPD。

但這下子問題來了,如果眾多食品中都含有多寡不一的3-MCPD,並且常常超過新聞中所提及的2微克/公斤建議容許量(例如母乳,平均含量就有35.5微克/公斤),那麼我們為何不同樣地關注或緊張一下其他的那些食品呢?難道「烤吐司」對人體的傷害是所有含有3-MCPD食品中最危險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