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充滿美好化學反應的人際關係
有意義的人際關係不會平白無故「發生」,最有影響力的關係,發生在我們心甘情願付出自己、全心全意試著了解對方的時候。

在這裡,你將學會建立人際關係的重要性

弗雷迪是一名開朗的七年級男生,每天都在下午三點零二分準時衝進我的教室,手上拎著課本和報告,衣服穿得亂七八糟。他那嘶啞、嘹亮的嗓音,在他出現前幾分鐘便已昭告他的到來。弗雷迪總有俏皮話可講,只是許多同學聽不懂他的幽默。他是擾亂教室環境的高手,且似乎無法理解別人發出的社交信號。他是那種會莫名其妙摔下椅子的孩子,也是那種隨時都得上廁所、削鉛筆、丟垃圾,或找到其他任何藉口離開座位的孩子。

不少老師和學生都覺得弗雷迪很討厭,他自己也知道。他不假思索地告訴我別人不喜歡他,雖然是笑笑地說,但我可以感受到他故作堅強背後的難過。我當然也了解其他人的無奈。儘管他會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舉動,但我知道他本性並不壞,看得出他可以是個聰明、有創意的人。我盡可能接受他那旺盛的活力,雖然我常因為他不守規矩,而不得不罰他安靜吃午餐,或是放學後留校。

從對方的角度思考

某個週五下午,我接到一通重要電話。對方告知我是某項教學大獎的入圍者,而且,下週一將有7位評審來看我下午3點那堂課的教學情形。

我的思緒開始快速奔馳。問題可大了。3點那堂課意味著弗雷迪也會在班上,於是我做了任何有邏輯思考能力的人都會做的事—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不讓他來上課。我走進我的教室,坐下來想想該如何處理這件事。說巧不巧,就在陷入沉思之際,我愕然發現自己正坐在弗雷迪的座位上。當下一股罪惡感襲來,我領悟到,如果只為了討好一群評審,就設法在教室裡創造一種虛假的祥和感,那我就是全世界最虛偽的人。

我從弗雷迪的角度思考這是個怎樣的班級,又想到他世界裡的每一天會是什麼樣子。弗雷迪一定在其他人看他的時候,看見了不耐煩、挫折感及惱怒的情緒,我懷疑他是否也在我眼中看到了這些。

我鼓起勇氣,重新檢視自身處境,陪伴在學生身邊。誰在乎那群評審想什麼?

看見他人內在的美好

週一早上,我到學生們的原班,告訴他們今天下午有幾位重要人士要來看我上課。我跟這些學生說,我知道他們一定會表現得很棒,並且朝弗雷迪眨眨眼,對他微笑,讓他知道我相信他。他點點頭,明白我這番話是在說給他聽。

3點快到了,我也準備好了。我的教室有兩扇門,一出一入。我站在入口處迎接學生和評審,期間回頭望向原本應該空無一人的教室,卻大吃一驚,因為弗雷迪已經從出口溜進教室,成為第一個到班上的孩子。他雙手緊緊疊放在桌上,用力到指關節都變白了,笑容也僵了,眼睛和臉頰像河豚般鼓起。你試過把籃球壓入水中嗎?只要一放開手,球就會彈回水面上。這比喻最適合用來形容當時的弗雷迪,彷彿有一大群隱形天使代替我在那兒按住他,讓他好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知道只要那些天使一放開手,他就會彈起來撞到天花板,可是那節課進行得十分順利,學生們興致勃勃,弗雷迪也表現出高度的學習欲。那整節課,我可以看到其他學生看看他又看看我,彷彿在說:「弗雷迪今天是怎麼回事?」

30分鐘的課即將結束時,7位評審準備前往學校另一頭的會議室完成那次評估。課程結束前,我問班上同學:「有沒有人想帶評審到會議室?」

弗雷迪的手像飛彈一樣舉起,並來回揮動。我掃視教室,尋找另一位更適合帶路的學生,但他的熱情卻又不容忽視,況且所有評審都對這位整堂課魅力十足、表現無懈可擊的男孩,流露出疼愛的笑容,因此最後還是由弗雷迪引導他們離開教室。他腳程很快,那些評審得小跑步才趕得上他。

直到今天,我仍不知弗雷迪是帶著評審用跑的到達會議室,還是他中途停下來,告知他們正確的方向。我只知道他太早回班上了。門碰地一聲打開、摔向牆壁,弗雷迪以他特有的方式衝進教室。

「剛才真是我這輩子最長的一小時!」他一邊大喊,一邊用雙手抱住頭,彷彿他的腦子會在那瞬間爆炸。那堂課才30分鐘耶。

頓時,整間教室爆出哄堂笑聲,淚水也順著我的臉龐滑落,全班似乎都笑得停不住。最後,我平靜下來,看著弗雷迪說:「你今天表現得太棒了,最完美的學生不過如此,謝謝你。

你猜他怎麼回答?「我今天一定要乖乖的,不能搗蛋,因為我太愛你了。」我的情緒徹底決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