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因見到台北的一場「女創業家心得分享」活動規定只限女性參加,我當下頗有感觸,於是將想法與朋友們分享。女性朋友普遍表示:「女創業家的演講,只限女生沒錯啊!」。我淡淡回答:「那男創業家的演講,只限男生可以嗎?」她們大喊:「當然不可以!這是性別歧視。」

妳們知道這是性別歧視就好(默默翻白眼)。

我心中一直有個疑問,還請聰慧的大家幫忙解惑:為何地球人要在很多稱謂前面加個「女」字?例如女司機、女市長、女創業家。你有聽過別人開口說「男創業家」嗎?其實說穿了,就是世人普遍認為這些職業由女性擔任是「例外」,因此喜歡強調其特殊性。連部份女性同胞也會特別強調自己是女性,凸顯其特別且愛表示「一路走來不容易」。

我納悶了,誰的創業路又是容易的?並不會因為對方是男人,他創業就不會碰壁、就不會失敗。既然目前大眾普遍價值觀認為男人女人的能力是旗鼓相當的,又何來「女人創業比較艱難」一說?女性創業家得到的資源並不比男性少。

在與無數位男女創業家、職場人合作交談之後,我有一個領悟(啊~多麼痛的領悟,請自配音樂):男人也好,女人也罷,在這個日子不好過的年代,各有各的艱難。沒有哪一個性別的世界比另一個的更美好,都挺慘兮兮的。

女人普遍因「家累」所困,打拼事業的黃金時期比男人短,因此能坐到公司高層位置上的寥寥無幾。是女人能力欠佳嗎?當然不是,是女人無法像男人那般百分百投入於工作中。人們總是認為,照顧家才是女人的責任。導致她們不敢找需要時常加班的工作,也不願找需要離家出差的工作。創業更是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因家人會說:「女孩子家,找份朝九晚五能兼顧家庭的工作才好。」

家,成了女人職涯最大的絆腳石。做飯洗衣、繁瑣家事、照顧父母、照顧公婆、帶小孩,這些重擔有時會由女人一人承擔,男人僅是「小幫手」角色(不只是亞洲國家、歐美國家也有這種現象)。孩子如果生病送醫,醫生劈頭就會問:「孩子的娘在哪兒?」。簡單的一句回覆「她在工作」,卻沒人敢說出口。在世人的眼中,女人應該是抱著孩子坐在醫院長椅上焦急等待,而非在職場上與男人並肩作戰。

「丟了飯碗的男人連路邊的狗都不如!」可憐又詭異的男女平等

那男人就比較幸運嗎?Sorry,並沒有。我曾聽一個美國男子感嘆說:「這個世界,對不成功的男人特別不寬容。」沒有成就的男人,無論走到哪個國度,依然什麼都不是。於是他們跟女人一樣,必須活在社會普及價值觀的期待中。

他們不敢找藍領階級工作,怕女人以及她的家人嫌棄;他們不敢早下班怕耐操度不夠高,升遷輪不到自己;他們不敢違背長官老闆的旨意,害怕丟工作碗回家吃土的人是自己,丟了飯碗的男人連路邊的狗都不如;他們也不敢創業,寧願放棄夢想死守現有的飯碗,全家溫飽比較重要。很多男人連累都不敢哼一聲,生怕還沒等女人瞧不起自己就先被其他男人唾棄聲淹死。

當人們喊著「男女平等」的時候,我卻在心中碎念:「老天爺還是公平的,男人女人從某種詭異的角度來看,已經是平等的。是一種很可憐的平等,都很幸運,又都很不幸(拭淚)」。

在種種約束之下,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能拋開社會的層層枷鎖勇敢創業、闖天下,皆屬不易。女創業家很辛苦沒有錯,但不該強調其性別去博取好感與更多的榮耀。我們首先是人,再來才是女人。我從不爭女權,我只爭人權。就算天下人都嘲笑我這個來自「女權至上之鄉」的上海姑娘怎麼如此不爭氣,我也會堅持下去。人權永遠高於女權(眼神堅定)。

因此在創業與當個上班族這兩條路上,我給予廣大女性同胞的建議是:「女人要想解決女性職場問題必須從問題的根源去著手。出問題的是婚姻制度(而且問題很大),不是業界刻意歧視女性。要想在職場上跟男人平分秋色,家裡的事就必須找另一半來共同承擔,妳又不是超人不可能顧全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