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上任台北市長不到1個月,從拆除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的第一炮至今,柯P新政不止於「三枝箭」,而是撒出滿天箭雨,展現了前所未有的效率、決斷力,但其中也潛藏著風險。

柯文哲赴林口視察世大運(世界大學運動會)選手村,聽到花大錢蓋的選手村餐廳,用了12天就要拆除,他認為這是浪費,「我一聽就火大,哪有這種設計?」之後北市與新北市、營建署開會談世大運選手村在賽後的分配,也不歡而散。而為了徹底調查遠雄拿下台北大巨蛋案是否有弊,避免受遠雄要脅,柯文哲要求評估取消世大運或移師其他地方舉辦的替代方案

這件事有許多層面可討論。遠雄承攬大巨蛋的BOT案,歷經馬、郝2位市長,從得標第一天起就風波不斷,傳言滿天,連得標團隊內部都生內鬨,如果從標案合約應忠於原始規劃與招標要求,遠雄得標後團隊大變動、變更規劃與設計不斷,卻仍能持續得到市府「無怨無悔」的支持,遠雄確實「有本事」。至於其合理、適法性、甚至市府官員是否瀆職、受賄,則有待釐清。

柯文哲要成立廉政委員會,把大巨蛋案列為優先調查案,值得肯定支持;在談判對敵策略上,柯文哲先把大巨蛋與世大運脫勾,是聰明之舉,讓自己不受完工期的要脅、先立於不敗之地。但要走到取消世大運這步─不是不行,但一定要非常審慎,因為這牽涉到台北市、甚至台灣對外的形象與國際聲譽。

台北在2011年爭取到2017年的世大運主辦權時,唯一的競爭對手是巴西的巴西里亞,台北市以較佳的財務評估和場館設施的評比,以13比9票勝出。距離台北世大運舉辦只剩下2年半多,如果此時台北市突然決定「不辦了」,國際大學運動總會必然措手不及。

有了這個因內部政權變更(而非國家發生重大天災人禍)就突然取消舉辦承諾的案例,未來台北市─甚至台灣其它城市,要爭取任何國際間大型的比賽、展覽、甚至會議,這都會是一個形象鮮明的不良記錄,也將更增加爭取的困難度。至於數億元的保證金被沒收,反倒是小事一件。

市府評估賽事安排避開有不確定性的大巨蛋,移師其它場地進行,可也,也該作;發掘出郝市府對世大運規劃的不當與無能並改進之,也是份所當為;但取消主辦世大運,非萬不得已及有充份的理由、承受衝擊的準備,切莫為之;因為其衝擊、影響與風險,可能超乎市府所能掌控。

此外,對「美河市案」,柯文哲說,市府要求日勝生吐76億元,「他不吐,還要送仲裁」,如果這樣,那其他案子都放下,「日勝生的案子我就優先處理,讓政風處開始查。」此一處理原則也有問題─如果日勝生就範,可以很有效率、很快的為市府拿回76億元。但問題是美河市案的「詭異」程度不亞於大巨蛋,不論日勝生是否主動且很快的吐出76億,這個案子都該查個清楚,給市民一個交代。柯文哲的說法,容易給外界「吐錢就放過你」的錯覺。

更何況,如果市府查出不法,日勝生必然要吐出不當獲利;如「查無不法」,市府也很難叫人吐錢。而站在日勝生的立場,主動繳出76億給市府,一則有違上市公司治理,二則豈不自己承認其中有不法情事?最後也只能走仲裁。

「柯P新政」的效率與決斷力讓人耳目一新,它衝擊了現在官僚體系,更可能解構原有的利益與政商結構。但對風險的掌控也應更加注意,別造成意料之外的不良後遺症。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