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上班幾年後,我們逐漸發現,在看待和剖析複雜的商業問題時,有一些常見的方法。使用這些最常被引用或是有名的框架,能夠讓我們在盡可能精簡的步驟下,分析和統整情況,找到我們需要解決的困難或是問題,然後儘快且有效率的找出答案。許多經典的框架都是因此知名,從麥可波特的5力分析到麥肯錫的7S框架。每一家書店都有陳列這些的最新商管分析技術書籍,那些理應讓我們在關鍵時刻快速找到適切答案和抉擇的最新商業理論。

對許多人來說,特別是那些之前在銀行或是顧問業工作的人,最基本也是最常用來分析商業問題的方法是簡單的「對比分析」。這很簡單、很直接而且非常合乎邏輯。當我們分析一間公司價值多少,股價是否過高、我們公司的花費是否太多,或是我們的事業群是否太慢和沒效率,經理人或是我們老闆的初期反應總是做一個對比分析。在價值上,其他類似公司和我們目標公司相比起來如何?如果我們把同一個產業中,規模接近的5間不同公司股票價格平均起來,我們的股價是否在合理的範圍內?相比於我們的競爭對手,我們公司或是員工在製造類似產品方面是比較快還是比較慢?

對比分析在企業研究方面是非常有用而且幾乎總是必須的,因為當內部團隊根據我們應該要走的正確方向做出結論時,我們可以拿市場資料做比較,檢查是否我們的數字和建議是有理由的。

所以這個在銀行和證券研究方面很常用。我們要如何爭論我們公司的估值是1億美元,當所有其他類似公開上市公司的市值都落在2千5百萬到5千萬美元之間?這種思維方式是假設不管我們面臨哪種商業模式、點子、商業問題或是公司,之前一定已經有其他人面對過,而我們不太可能比市場上其他人聰明太多,所以我們假設我們的結果不會跟別人的差太多。

但是,如果我們真的這樣想,遲早我們會問:我們一直跟隨前面的案例、邏輯和比較資料,這不會自動限制了我們關於新公司或是點子的想法和潛力?如果之前比較的資料是錯的,或是我們能夠做作得更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