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過往報導,拉下滑鼠,眾人皆指周杰倫是王,是統君的將領,為了捍衛身後的人和大業,他自有其不可卸下的防備與天生野心;然而親人、兄弟、愛人是王的軟肋,使百鍊成鋼的冑甲與鋼硬也化為繞指柔。

第一次訪問周杰倫,聽說,他很親切,會端著葡萄問工作人員:「真的很甜要不要吃一個?」,會在訪談中變魔術,很會說笑話,訪問者一點也不必緊張。但他也有板起臉孔的時候,那是私人領域遭踐踏,身邊的人因為他發生不必要的困擾時,他毫不留情收起親近人的一面,這些「聽說」加深了我心中的忐忑和緊張,深怕不注意踏到王的地雷,粉身碎骨。

終於,周杰倫在一行人簇擁下出現,沒有太多笑容,只有精準的溝通過程,緊張感充斥在空氣中,冰冷的像貼在臉上般真實。拍照很快結束,在經紀人帶領下到了杰倫休息的房間,純白的門虛掩著,擦擦手上的汗,我見識到了王的柔軟。

周董昆凌甜蜜完婚》周杰倫:柔情不給別人,只給「想保護的女人」!

挺兄弟,是一種很爽的事

「咦?以前沒見過你。」這是周杰倫見到我的第一句話,他記得每個訪問過自己的人,別人對他的好也點滴不忘。杰倫是獨子,在單親家庭中長大,回想過程其實是孤單的,直到開始寫歌才開始有比較多朋友,感受到被照顧,「還沒有成為藝人的時候,我躲在幕後工作,那時感覺很知足,把音樂當作一種工作,也不覺得辛苦。我很享受當時跟憲哥吳宗憲他們一起工作的感覺,工作結束之後我們會一起吃飯,每次都很期待,我的期待不是音樂被採用,而是他的評價。有時候他聽都沒聽就拉我一起吃飯,好像大哥帶著一個小朋友。」

最近他帶著阿KEN及舞蹈老師雪糕 、小麥組成男孩團體「CUG嘻遊記」,他笑說,受到憲哥影響,養成了他照顧後輩的性格,一路上提攜了許多新人,「新人時受到很多大哥照顧,我要唱歌表演沒衣服,沒治裝費,咻比嘟嘩就會借我衣服,在憲哥身上我看到這種兄弟間的情誼,一直到已經有公司我還是保持這樣的態度。阿KEN他們宣傳的衣服都是我的衣服,我去服裝間幫他們找,帶他們去香港拍MV,這種挺兄弟的感覺我很喜歡。為朋友做這些事是很快樂的,甚至多過於幫自己寫歌,也多過於自己一人做音樂。」

回想那段蹲在錄音室埋首作音樂的日子,周杰倫不覺得特別苦,而是珍惜那時陪在身邊的人,尤其是每張專輯必有的方文山,「我跟方文山也是從那時開始合作,以前有人會想『條件式』地用我的歌,比如說,用我的曲不用他的詞,但我覺得我們相依為命,有革命情感,如果你不用他的,那就都不要用。挺兄弟,其實是件很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