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針對小學生家長做民調,我相信「功課問題」會是排名第一的煩惱。

每學期都有家長來找我討論這類問題,因為孩子要不拖拖拉拉,要不,不願訂正也不肯接受爸媽的好意見,事實上,即便在「數學想想國」這樣強調寫完功課就出去玩的安親環境,也不是沒有「功課問題」的困擾;孩子上學的日子越久,便越對學校課業反感,每到寫功課時間,孩子們紛紛比較誰的功課多,只有一兩樣功課的人就自感幸運,只差一兩樣功課就變成最多功課的人,竟是露出一種怨恨,似乎在說:「噢!可惡!連悲慘都輸給別人!」

但無論孩子們有幾樣功課,許多人都是在拖拉之中才能幾近完成,特別會拖的還把功課留回家,緊接著上演親子大戰…因為大多數的家長,早已習慣「搶走」孩子的功課主導權而不自知。

我們當然知道大人的無奈,誰愛搶著主導啊?誰叫他們都不主動!而問題的根源,大家也知道是出在學校教育—上學無趣、玩耍時間縮水,重複抄寫的功課又多,我們自己重讀一次小學都未必能高高興興寫功課,因此,在教改還沒有成功之前,除非家長敢去學校交涉,否則這根本是難以解脫的宿命。然而,大家的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寫功課仍然是孩子的事情,是孩子每天要面對的現實,大人絕不該從幫忙變承擔,甚至演變成日益嚴重的焦慮,成為影響家庭生活最負面的源頭。

因此,最近我們和一些家長合作,進行了為期兩週的實驗,效果十分顯著。孩子依舊抱怨功課,但他們明顯縮短了拖拉、主動設定了自己想要完成功課的時間,即使決定留一部分回家寫,回家後也能主動完成;最重要的是,家長逐漸從孩子的功課中解脫出來,有更多心力經營親子關係,孩子受到愛與肯定,回過頭來更有能量面對無趣的學校功課。正向的轉變已經開始,我知道,只要維持下去,改變就不會停止!

什麼神奇實驗呢?其實只是試著「放手」,讓孩子能當自己功課的主人,並忍耐實驗期間孩子自理的結果。既然是讓孩子當主人,自然要讓他學著決定自己何時想完成功課,大人的工作比較像能幹但絕不越權的秘書。孩子放學後,就和他商量接下來到回家前的行程,其中玩耍時間要受到保障,不然會橫生枝節,在「老闆」決定的時間內,盡可能陪著他「上工」,這時需要對他上工時的一切表現盡可能的讚美,除非寫錯,否則不要出言指導,尤其不要挑剔美觀問題,因為那不是現階段的重點,我們要焦點集中的幫助孩子完成他自己的目標,這才能在孩子心中樹立自己是主人的感覺。

然而剛開始事情不會那麼美好,老闆失誤連連,以為自己可以寫完功課,卻因為分心弄東弄西,時間都花光了,有的老闆則還不相信自己是老闆,提心吊膽玩了一整天,到睡前才慌張地想工作,此時家長們真正面臨的考驗是,要不要讓孩子熬夜寫完呢?

答案是「不要」,因為晚睡造成隔天的問題更大,但也不要趁機虧他唸他訓他,請爸爸媽媽務必溫柔地當爸爸媽媽,同情沒寫完功課孩子的心情跟處境,安撫他的懊悔,答應他明天早點叫他起床或早點去學校補寫,告訴他你相信他明天很快就能補完,現在來聽爸爸媽媽說床邊故事吧!

沒寫功課的隔天,是這實驗成敗關鍵的日子,大人要如何面對因為功課問題而遭遇「不幸」的孩子呢?

答案是「哀矜勿喜」。我們要盡量傾聽孩子的苦水、同情孩子的遭遇,但千萬不能數落、責罵,因為大人一責罵,小孩就再度證明自己的無能,更不相信自己能管理自己,更覺得需要依賴爸媽的催促,事情便又回到原點,所以大人千萬要忍耐,事實上,只要忍耐幾次,情勢就改觀了,我們真正要對孩子說的話只有一句:「那麼,今天想要怎麼寫功課呢?需要我幫什麼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