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曾經讓我(有點)傷心迷惘的小故事說起。在我碩士畢業找工作的時候,曾有一次到某機構面試,面容嚴峻的面試官問了我一題:是否有領導方面的經歷?

在學生時期,其實我並沒有刻意想要「貯備領導資歷」。雖然有長期加入服務性、宗教性的團體,投入不少時間、做了不少事,但我並沒有積極爭取明確的、頭銜亮麗的領導職位。我也就概略地、照實地和這位面試官說了。

印象深刻,面試官當時冷冷地評了一句:這也算麼?

面試後,這個機構對於我是否錄取,遲遲沒給回應,等到後來,我只好到別的地方工作。後來的幾年之間,我常常會想起那一刻––難道,我之前不刻意賺經歷、賺頭銜的思維參加社群活動,就是錯的嗎?

尤其,後來我知道雖然這個面試官本人一路升遷,總是大老闆面前的紅人,但是這個機構的情況,卻是不斷走下坡。這些現象,又讓我疑惑:他們的經營、眼光、識人的標準,武斷地用職銜認定他人的能耐,也許不見得正確?

這個疑問一直困擾著我,在我研究教育與專業的過程中,一直努力尋找比較好的答案。只要有機會,我就和合適的人請教這樣的問題。

社團經歷,到底是比什麼,拼什麼?



一段時間前,我採訪了一位新創企業的技術長 John。這間企業的營收和獲利都在快速爬升,員工數量也從兩年前的10名,到現在的50名。他說,現在他的主要工作內容其實是選才,他每個月至少親自面試20個人,其中可能錄取兩個人。

我將這個長期困擾的問題拿出來請教他:到底一個年輕人在社團經驗中,有沒有很多亮眼的職銜,在他看來是否重要?要說明這個道理,John 開始從頭討論:為什麼公司徵才要看社團經驗?

多少職銜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



當產業步調愈變愈快,當各領域像打地鼠遊戲一樣,新的機會不斷湧現,原有的機會快速消失,每個人都可能換工作、換職務、甚至換產業。企業中的每個員工可能要不斷放下原本會的舊技能舊知識,不斷學習新技能新知識。

但是,有一些技能,無論是基層或主管,主掌行銷或研發,任職軟體公司或軟糖公司,幾乎一定都會用得到。這些技能,英文叫做 transferable skills,翻成中文是「可移轉(至不同領域的)能力」,最近媒體會稱它為:帶著走的能力––從一個領域轉歷到任何另一個領域,仍可適用的能力。許多企業體會到,這常常是變動的時代最重要的能力。

帶得走的能力,吹牛容易鑑別難



可移轉能力有許多分類與定義,在英國政府就業服務網站上,定義了八種可移轉能力:領導、協調、激勵、決策、研究、問題解決、組織建構、時間管理。這些能力不是藉由任何特定領域的知識與經驗來學習,任何考試成績、科系學歷,也都不足以當作證明。

許多人認為社團、課外活動的經歷,可以當作「可移轉能力」的證明。

「但是,」John 反問我,「一個人有一大串漂亮的頭銜:社長、部長、行銷長…就表示他真的有能力、能做事?」

這可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