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是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共同感,但事實上要比貧窮,我們遠不及上一世代經歷過的生理上的貧窮。但貧窮感往往是比較而來,它來自於一種被剝奪感,然而是誰造成這一世代有這麼嚴重的被剝奪感,其實是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遺毒。

大蕭條,舊世代的成功定律正在被顛覆

別以為股市漲到萬點,就代表我們可以完全揮別2008年那場金融風暴,事實上,大衰退陰影正在慢慢籠罩全球,其影響是長期而緩慢的,很容易讓人忽略,使得現在很多上世代的人,將年輕人的抱怨歸咎於他們自己,他們認為打拼就能成功是各世代的定律,但卻忽略外部環境因素提供的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機會搖籃。

大衰退阻礙經濟成長、停止創造就業機會、員工不敢退休,造成職場老化,低利率環境變相鼓勵年輕人借貸來維持人生軌道,加上全球化競爭加劇,年輕人為了要抓住機會,必須掌握更多資源,造成負擔愈來愈重。

上一世代替我們創造了環境,並說我們這一代是賦權的世代,事實上,嬰兒潮世代才是真正掌握權力的世代。他們創造了制度、政策、經濟現實,他們創造富裕的社會,卻不知道同時也掐住這一世代的咽喉,而新世代的我們只是被迫要參與這個時代洪流。

企業重股東輕員工,忠誠度消失

前幾年日本作家山本直人提出「貓型員工」,就是富裕時代與經濟蕭條兩個時代衝擊下的產物。其實貓型員工特質不只反映在職場,包括對生活、人生的態度都呈現一種新的貓族世代特徵。

1980後出生的人成長於富裕時代,追求自我實現不只在於錢賺多少,而是更多情感層面的成就感,因此過去只拿高薪當誘因不見得能吸引貓型人才,反而是需要給予他們實現自我能力的舞台。

但2008年金融海嘯這幾年,剛好是這一世代剛進入社會,或是累積幾年功力,準備迎接陞遷帶來的表演舞台,卻遇到世界經濟景氣循環谷底,薪資成長停滯、陞遷路變窄,公司發展停滯,機會之門跟上一代完全是不同的面貌。

許多企業為了維持表面上的成長,紛紛以犧牲員工福利來創造股東獲利,砍員工年終、禁止員工陞遷、加薪幅度趕不上通澎率,2008年過後,眼看著公司股價年年飆漲,股東愈來愈有錢,員工被剝奪感愈來愈重,舊世代那種對企業的忠誠度逐漸消失。

然而,追求自我價值、對企業無忠誠感,但這兩種因素都無關於工作態度與專業能力,他們只是比較忠於自我,卻很容易被上一代的人誤解,覺得新世代的人就是自私,沒有上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