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在瑞士高中上的是中文課,但在課堂上,我們還是經常會針對時事進行討論。因為學習任何一種語言,就是進入另一種生活的漫長過程。而生活本身,是無法割離任何一種話題的。

「昨天在巴黎,很遺憾發生了血腥的查理事件。」我沈默一會「不知道你們有什麼看法?願意分享一下嗎?」

突然整個班像是衝出籠子的麻雀,到處都是吱吱喳喳,討論一如往常非常熱烈。我的瑞士學生們一向如此,問他們有沒有意見要發表,總是相當踴躍,毫不猶豫羞怯。

「對不起,你們這樣同時一起大聲講話,吵成一團,結果根本沒辦法好好聽清楚,你們每一個人到底在說什麼。」我苦笑,「大家先安靜。然後重新一個個舉手,舉手之後慢慢說。其他人呢,先靜下來一起聽,等別人發言完再回應,好嗎?」

重新來過。這一次好多了,發言討論終於得以順利進行。

「首先,我想先譴責造成這一次悲劇的暴徒,為死傷者默哀。」一位臉孔看來就是歐亞混血兒的穆斯林女孩說,「我是反對暴力的。因為很重要,我必須講三遍。我反對暴力,我反對暴力,我反對暴力。」

這一位穆斯林女孩繼續很嚴肅地批判「但我必須得說,《查理週刊》本身,的確很有事。他們明明知道,有哪一些穆斯林議題是非常敏感碰觸不得的,卻又故意不斷去嘲笑、去刺激我們。

女孩接著加重語氣「對,刺激。就是這個詞。《查理週刊》先前不會不知道穆斯林的底線,還故意踩踏,結果激怒了少數極端的穆斯林。撇開這一件暴行不談,在這一種情況下,週刊路線如果是無止盡地繼續激怒對方、以傷害別人的信仰為噱頭,並且還稱此為『言論自由』,那我實在無法苟同啊!

有一位綁著棕色大馬尾的褐眼女孩,接著舉手發言回應「很抱歉,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褐眼女孩說「你提到的『底線』還有『刺激』,是站在你的信仰去看。以我們這一些非穆斯林的立場來看,如果接觸到不一樣的想法、思維,我們是會想去質疑的。而《查理週刊》,則是採取了『諷刺漫畫』這樣的一個角度,去看待跟自己不一樣的事物而已。他們哪裡會想到,竟然會有人無法包容『異見』到這樣的嚴重地步,這可是付出血的代價呀。」褐眼女孩繼續滔滔不絕,「所以,我會認為說,你提到的刺激,應該指的是,針對『極端激進的穆斯林』而言吧。我相信,在穆斯林中,也有許多的派別吧?有溫和派、也有激進派,所以,你可不能一概而論,把所有不同派別的穆斯林,都彼此畫上同一個等號吧?」

穆斯林女孩聽了,思考片刻「坦白說,我得說那一些暴徒根本不是穆斯林,連激進派穆斯林都不是。我只能說,他們就是瘋了,完全失去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