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個交通部長很嚴重嗎?問問路人甲乙丙,記不記得才請辭獲准的交通部長的名字?葉匡時,即使新聞鬧不小,民眾大概依舊七成不知其名,部長請辭,次長暫代,問題不大。

交通部長請辭前,九合一選舉後的「毛內閣」已經出缺文化部長,她的名字叫龍應台,這個該記得吧。她辭後的文化部長,次長暫代。

科技部長,他的名字不考試了,張善政,大概沒人叫的出來,他不是請辭而是「升任」副院長。空缺的科技部長,循例副部長暫代。依例可推,看守的毛內閣可能成為極特殊的「次長內閣」。

最近還有此一傳:國防部長與國發會主委也倦勤,國防部長嚴明就任一年多,已經不知多少次傳出他請辭,國防部則是屢屢「嚴正否認」。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自從去年鬧出「爺們」風波後,低調許多,他在行政院長江宜樺為選舉扛責請辭第一時間,就準備打包,並婉拒出任副院長,倒底何時會「請辭成功」不得而知,但是,從葉匡時為高鐵財改案不被朝野立委接受而請辭看來,「管爺」辭職大概是遲早的事,除非他自我放棄,忘記國發會還有「自由經濟示範區」這個在立法院九成九過不了案子。

還有一個請辭未成轉調政務委員的杜紫軍,擔任經濟部長不過四個月,他的前任張家祝和服貿協議一般,早被民眾「封存」了,他的繼任者鄧振中肯定也沒多少人知道,鄧振中就任迄今還沒機會推服貿,倒是感嘆買不到江蕙演唱會的票,他是聰明的,哼唱江蕙歌大概還能確保他安穩過一年。

「毛內閣」的慘澹前所未有。看守的毛內閣如同敗戰處理投手,貌似「吃局數」拖完比賽就功成身退,實則不然。吃局數的戰鬥有三個原則要把握:一、要保持戰力,千萬不做不必要的、會受傷的冒險,損害後續戰力。二、在戰術上,避免已經落後的分數差距再擴大,以等待或有的翻身機會(例如對手犯大錯)。三、在戰略思考上,要理解自己「敗戰處理」的角色,不要心存「或可一搏」的虛幻,而進退失據。

接手敗戰投手的行政院長毛治國大概沒體會到上述原則,他以為「我們這群沒未來的人反而有優勢」;結果莫名其妙地折損大將,虛耗殘餘戰力;他沒有守住戰局,卻讓落後分數越拉越大;高鐵財改案說法是他「坐鎮」行政院,結果民進黨立委前半場全反對,國民黨立委後半場依然都反對,他的「坐鎮」就是眼睜睜的讓高鐵財改案掛點。照常理,這種爛投手,大概投半局就可能被換下場,但是,馬政府政務官一個個出缺補不了,部長都找不到人,遑論院長,未來一年多時間繼續被打爆,這球賽此刻已經宣告必然「慘不忍睹」。

政務官慘不忍睹,幾成扁、馬政府的常態,問題不大,真正的大問題是:消耗政務官之後呢?高鐵財務黑洞從扁政府以降始終無法改善,扁政府要航發會、中技社注資高鐵是被監察院調查的,沒人相信不改善高鐵財務,高鐵會破產,即使高鐵會破產,沒人相信高鐵會停駛,沒有人意識到「橫豎會繼續跑的高鐵」,最終是全民負擔。

說好的「政府零出資」BOT案,無一不如鏡花水月,全破滅了,連討論都不討論就反對財改案的朝野立委,到底是有意識的「護航」特定財團?還是無意識的反對?這個爛攤子,二0一六年要選總統且當選機率極高的蔡英文,準備收拾嗎?還有自經區和服貿貨貿協議呢?

看守的毛內閣、馬政府,就算被打爆了依法還得挨到二0一六年,看守的台灣也要被打爆到二0一六年嗎?一年之後,或許台灣只剩下「老屋新力」的小咖啡館,是可以推動而不會被反對的「產業」 了, 朝野立委不動腦,朱立倫、蔡英文不能不想想:這是你們要「領導」的台灣嗎?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