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會列出 2015 年值得觀察的幾項趨勢,它們未必會在 2015 年出現爆炸性成長,但很有可能會出現指標性的進展或事件。歡迎各位讀者看完後留言討論。

新聞與內容網站

媒體,特別是報紙和雜誌,可以說是網路時代下一個仍在不斷掙扎的產業。紙本的部分無論是發行量、訂戶數還是廣告客戶(和廣告預算)都不斷地下降,許多紙本媒體關的關、賣的賣,有一陣子報業(和雜誌)彷彿被判了死刑,只是不知何時才是行刑日。

然而就在上個月,紐約客刊登了一篇文章 〈 A Bit of Good News About Journalism 〉,提到包含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與金融時報等築起「付費牆」的媒體網站,訂閱數都出現顯著提升。而付費牆的先行者金融時報,其營收已有超過 60% 是「直接來自內容」(數位加上紙本),廣告所佔的比例已不足 40%。不過,目前狀況比較樂觀的都是大規模的業者,地方報業和小型紙本媒體仍然危機重重,先前被 Facebook 共同創辦人 Chris Hughes 所收購、去年底經歷劇烈人事變動的《The New Republic(新共和)》雜誌即是一例。

巧的是,國內的《財訊》雜誌也在年末刊登了這篇 〈報紙變形計:失去的閱報率,用點擊率賺回來!〉 討論國內報業如何利用網站和App賺回從紙本流失的收入。

當然,我們不會預期報業在 2015 年就能扭轉奇蹟,像鳳凰般浴火重生,但這會是值得期待的一年。至少,我們已經看見了死灰在復燃。

串流音樂

去年九月在國外風行已久的免費串流音樂服務 Spotify 進入台灣,旋即擄獲台灣網友的心。不過隨著串流音樂勢力愈來愈龐大,打亂既有的音樂工業體系,許多人開始探討「聽到飽」的弦外之音。小天后 Taylor Swift 更以「捍衛音樂」之名,堅持音樂不該免費,而從 Spotify 撤下所有歌曲。挾帶全球千百萬粉絲的主流歌手首次宣戰,Spotify 不敢怠慢,動之以情的同時也據理力爭:創辦人 Daniel Ek 以數字做出回應,Taylor Swift 今年就從 Spotify 拿走 600 萬元,至今已經支付 20 億美元給唱片公司。

串流音樂對於創作者而言,究竟是助益還是殘害,引發激烈論辯,這又牽涉到唱片公司與創作者之間利益分配的問題。回過頭來,串流音樂的商業模式也備受質疑,始終無法擺脫「營收愈多、虧損愈多」的魔咒。加上頭號勁敵 YouTube 終於在今年底正式吹響參戰號角,蘋果若如傳言也推出串流音樂服務,Spotify、Rdio 等一干新創公司是否能夠繼續挺進,將是重大考驗。

2015 年,藝人與串流音樂服務之間能否順利磨合、服務本身能否看見獲利曙光、以及 Google、蘋果強勢壓境會對產業造成什麼衝擊,值得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