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一個朋友,離職了。

大家覺得奇怪,她離職,是為什麼?

「那還用說,就是我那個主管啊!」

大家都蠻訝異。

喔?

因為,那個主管之前也在某台偶爾出現的人,大家對她的印象都是溫柔、有智慧,還會幫你寒冬送暖,給你關懷。

「她……不好嗎?」一位朋友問。

「你就不知道了,」小芳說:「她……其實很可怕!」

朋友們驚訝地看著小芳。

「但…但…她看起來這麼溫和,又很會主動關心人。」另一位友人說。

小芳冷笑。

「哼,我和她面試後一開始也是這樣想,很高興找到一位超nice又caring的好主管,但,就在一個星期後,『事情』突然發生了。」小芳說。

什麼事?大家問。

「就是她突然叫我進辦公室,扳著臉,念我幾句。」小芳說:「我從來沒看過這麼臭的臉。」

朋友們面面相覷,這還好啊。

「那次,我很難過的回到座位,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難過。」小芳說:「不過,到了下午,主管又變好了。」

朋友之中有人點點頭,知道小芳的意思了。

「然後,又過了一星期,我也沒有做什麼不對的事,某天,她突然又不理我。」小芳幽幽的說:「然後,同一時間,我聽同事說,主管背著我,對老闆說我怎樣怎樣。」

「然後下星期,主管又開始對你好了,對不對?」一位朋友理解的說。

「沒錯!」小芳繼續說:「這個主管可怕的不是脾氣壞,而是『不定期的發作』,而且是來『陰』的。」

「我遞出辭呈後,聽說,她立刻跑去和外面說我都在辦公室內亂接案,叫業界注意一個名字叫什麼的來面試。」小芳說:「說實在,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哪裡得罪了她?」

朋友都以同情的眼光看著小芳。

「如果她一開始是這樣就好了,我也看得比較清楚,」小芳說:「那我面試之後,就不會選她,一切也不會開始。」

這故事讓我覺得感觸很深。

曾經一個朋友,他說,他童年受傷最深的,就是他的媽媽會突然發瘋似的罵他、打他,指摘一些他沒做的事,然後1小時以後又平靜了。平常好好的,但不定期的突然發作,最後又沒有交待,讓幼小的他,受傷很深。

媽媽經常突然在晚上煮飯,或突然半夜在看電視,或……突然「開罵」──

所以,最可怕的不是「壞」,因為壞,你會有所顧忌、有所準備。

有所保持距離。

最可怕的,是「不定時的壞」。如果要讓人發瘋,這一招,最快。

若身邊有這樣的人,建議立刻剝離,愈快愈好──應付「不定時的壞」,卻也沒有為自己「定時」一個停損點,那你的未來,也將變成無法預測、無法判斷;你的好運或噩運,也都是「不定時」的了!

-本文獲「Mr.6」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