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人生小撇步

寫給認為老了就該去嘗試沒試過的旅行才對的你

即便社會上對老年生活越來越關心,仍然有許多人對於老年還是很茫然,很多人希望安穩度日,自由自在的旅行,或是含飴弄孫,過著快快樂樂的生活。

但是,老年時光遠比想像中還要長。「老後(老年以後)」一詞,在字典裡的解釋是指年紀大了以後的時間,意味著變得沒有生活能力,或是喪失生活能力的時候。但是,現實生活中的老年以後,依然是明朗、有力氣、有能力的時候。因此,對現代人而言,老年以後是持續從事對自己而言,有意義且仍有需要之事(不論是興趣、志願服務或是賺錢)的時間。除此之外,在有空的時間,再去旅行,或是逗弄孫兒即可。

仔細想想,我退休之後,似乎更積極地做了許多事。離開學校和醫院之後,變得更為自由,也活得更有創意,包括提供諮商和尼泊爾志願醫療服務、照顧育幼院的孩子們、研究石佛、去網路大學上課、從事青少年性諮商活動及老人教育等,做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但是,這些都不是有人叫我做才開始的事情,全都是我自己想做而去實行,至今,我仍然樂在其中,因此,每天都過得很幸福。若是希望好好地度過漫長的老年時光,請拋開茫然無措和不切實際的幻想,與其希望安穩度日,不如想想如何盡情地揮灑時間。

我不喜歡全力以赴這句話的理由

「失誤及不幸都是在想以超越自己能力的120%來搞定而開始,我們必須要有勇氣可以去設定發揮自己能力80%的目標。無法達到120%的絕望感,或是達成80%以上的充實感,然後所產生的自信感,我們要選擇哪一種來培養它呢?」—節錄自克莉斯汀娜.薇納(Christine Weiner)、卡蘿拉.庫弗(Carola Kupfer)所著《野丫頭BB的法則》(Das Pippilotta Prinzip)

我接受媒體採訪時,一定會被問到的題目便是「您的座右銘為何?人生哲學為何?」等等。似乎是認為我這個一輩子診療精神病患、教導學生的老學究,會有什麼人生祕訣之類的吧!然而,俗話說「哲學是穿著西裝的常識」,其實吃飯、工作、唸書這些一般的常識就是哲學。基此,我並沒有特別值得一提的人生哲學。不過若是執意非問不可,我的回答始終都是「次善而活」。然後,對方就會露出意外的表情反問說,大部分人都說要盡全力而活,為何您要退而求其次的活呢?

我很討厭所謂「全力以赴」這種說法,這意味著要付出自己百分之百的力氣。那麼就像是吃掉種子的農夫,無法期待明天一般。所謂的盡全力,不光只是量力而為,依照自己能力來做就好,而是不論如何都要好上加好的程度,才會感到高興和滿足之意。若說要盡全力,就必須追求第一、最好,這只會助長競爭,並不會讓人感到幸福。

我國二的時候,為了考全校第一,真的非常認真的唸書,減少了睡眠時間,整天趴在書桌前面,由於數學實力不夠,乾脆把教科書裡面的題目類型全部背起來。結果,我真的考到全校第一。但是,興奮的心情只是短暫的,由於擔心下一次考試會被別人追上,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當時在年幼的心靈中,似乎就偶然地體會到盡全力並不會使人生變得幸福的事。

不知是否總是退而求其次的活著,因此所有的事情我都習慣維持長久。國高中時期,我曾經在美術班花下功夫學畫畫,也曾經夢想當個詩人。但是,由於大學聯考在即,我仔細考量過自己若要當畫家,是否有足夠的創意資質,然後得到否定答案,雖然只要再多加練習,技法就可以進步,但是我似乎沒有當藝術家最根本的資質,這是相當讓人感傷的自我省察。但是,即便無法以畫作及詩作來獲得別人的認可,我認為自己仍然有幸可以樂在其中。就算無法寫出好詩,也可以鑑賞別人所寫的好詩,並且享受讀詩的樂趣。

上大學之後,我開始從事登山活動。在我主導之下,學校成立了山嶽部,並在1982年登上喜馬拉雅山。當時,一般人都將山脈視為征服的對象。但是,我的想法截然不同。我對登山本身感到喜悅,因此,每次登山都懷抱著享受及愉快的心情。即便以攻頂為目標,但是途中若是遇到下大雪,就會原路折返。相較於無法攻頂的遺憾,我認為欣賞如畫般的雪景,也別有一番風味。開始參與尼泊爾醫療志工服務之後,到達尼泊爾的喜馬拉雅山基地,促成韓國與尼泊爾間活絡的文化交流,也是因為並非以攻頂為目的,才得以推動而成。在登山途中,與尼泊爾的人們相遇,想要伸出援手的心情油然而生,所以讓我開始參加醫療志工服務。在跟當地人民實際接觸及交談過後,我才知道尼泊爾擁有高水準的歷史文化,並開始將它介紹給韓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