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的時候,記得曾和一個好朋友,他約了一位學歷很好的學長,從他州來到加州拜訪,一起吃飯。吃到一道菜。

那道菜我記得叫「清蒸鱖魚」。

鱖魚的「鱖」,讀音「桂」,因此有人寫成「桂魚」,其實是同一種魚,但我那時候不太會唸這個字,於是我問他們兩位:

「來來來,點這個『雀』魚如何?」

「你剛剛怎麼念?」那位學長問。

「雀魚?」我說:「不是這樣念嗎?」

「天啊你也真誇張,連這個都不知道?」學長很驚訝地表示。

「這個字蠻基本的,」他繼續說:「課本裡面有。」

「不好意思,」我當下就有點惱火,心想這個人才剛認識就這麼魯莽:「我14歲就在國外,不太會唸這個字,還請你教一下。」

正常的話,或許我從此就忘了此事了。

沒錯,向對方討教一下,這字怎麼念啊?教我一下!他若願意告訴我的話,從此我就忘了此事了。

而我今天還記得這段對話,就是因為那位學長告訴我:「那個字,念『倔』,就是倔強的倔。」

我聽了,很確定那個字不是這樣念,因為我看到他們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三秒之後,忍不住大笑起來。

「對對對,就是『倔』,『倔』魚!」我那個朋友說。

「這樣你有學會了嗎?」學長說。

若不是他們倆個那鬼鬼祟祟的笑容,我還不會發現他們是在戲弄我。

那時候,我突然覺得,這個族群的人真的好厲害喔!這些好厲害的人,雖然很討厭,很mean,但這就是大聯盟球隊吧,這就是「A級的知識份子」吧,歡迎來到這個殿堂,我告訴自己,以後要多加點油,不要連「鱖魚」都不會念!

就這樣,五年後。

我和那位朋友再次見面,和他聊天,聊起了那個「鱖魚」的故事。他想起了那一天,大笑:「告訴你,老弟,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個字怎麼念!」

「什麼?」我大驚,想起那個他倆相視而笑的樣子:「我還以為你本來會!」

「哈哈,」朋友開懷地說:「沒辦法,有的時候就是要『裝一下』啦!」

我點頭。

表示理解。

因為。多年來,這樣「鱖魚」的事件不知發生了多少回了,讓我早就學會了這個族群的「生存方式」。

你知道嗎?這樣的「裝懂」、「裝強」,在高收入、高背景、高學歷的族群裡面是普遍很常見的。你在裡面說話,最好小心翼翼,若沒把握任何事情(譬如「鱖魚」的念法),即使只是小事(譬如「鱖魚」這種小事),也不要隨便地脫口而出。然後,無論你聽到什麼了不起的事(譬如我朋友聽到「鱖魚」原來不是念「雀」),都要裝作你「本來就知道」一樣,裝作若無其事。

懂嗎?

這是悲哀,但你奈何不了,每個人一進這個族群,都成了「幫凶」,一起塑造一種「我們都很強」的氣勢,就像當天那位朋友和那位學長在鱖魚面前的氣勢一樣。

祝大家愈爬愈高,然後習慣。

在習慣中,找到自己的幸福點。

-本文獲「Mr.6」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