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一隻河馬從貨車上摔到馬路,斷腿斷牙、無助的倒在路上流淚。這幕景象引起社會關注,照片在網路上瘋傳,甚至不少國外媒體都報導此一「奇聞」。今天傳來這隻河馬阿河,已然死去。

在這個看似單純一件奇特、甚至讓人哭笑不得的新聞背後,其實還有更多該想想的事。

阿河是台中天馬生態園區所有,因為天馬牧場歲修,把阿河載送到苗栗中途,阿河「跳車」才讓外界注意到此事。阿河被當成一般「貨品」,隨便用台貨車載送,摔下車後可憐的躺在馬路上等待「道路救援」數小時,送到魚塭又因鐵鍊斷再摔一次;進到魚塭又被看熱鬧的民眾騷擾,算算是3天內被「3次傷害」,際遇悲慘,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阿河來自的天馬生態園區,雖然名為「生態園區」,但與一般人認知的「生態園區」迴異,天馬牧場經營的其實是以動物為號召的「遊樂區」;它讓遊客近距離觀賞、甚至撫摸、餵食這些動物。

例如每隔一個小時就上演「河馬餵食秀」,遊客都可親自餵食;在你分神再回神之後,可能發現一隻駝鳥站在身邊索食;草地上大象龜漫步,小孩子拚命要爬上龜殼坐「烏龜車」,簡陋的圍欄內慵懶的躺著一隻鱷魚;工作人員可能「親切」的問你要不要抱一下刺蝟、大蟒蛇。

撇開保育、動物權等思維不談,這裡動物不僅能近距離看,還可撫摸、餵食,倒真是一個特殊賣點。但現在的社會、法令、制度顯然不該允許這種情況持續。到底裡面有多少瀕危、保育類動物?是否都經過合法管道進口?即使「以上皆是」,這個「生態園區」飼養與對待動物的方式,可以被接受嗎?

甚至當我們把焦點回到「人」─即遊客身上時,還是難以除去心中的不安。河馬體型龐大,表面溫和實則易暴怒而危險;駝鳥可愛但絕非無害,那兩隻大腳不僅是健步用而已,也是攻擊利器,其一踢的力量連非洲獅子都必須避其鋒。

天馬讓遊客與動物如此近距離又親密的接觸,可以被接受嗎?其中又到底潛藏多少風險?一位幾年前去過天馬的學者形容此地「真的是荒謬又詭異,本質上就是搞笑片場景的地方」、「瘋狂與無哩頭」、「整個情境讓我似乎回到小時候那種一切因陋就簡、隨遇而安、帝力於我何哉的狀態」。

先進國家不僅重人權,也重視「動物權」,這是一種對生命的尊重;最極端者當然是反對任何圈養野生動物(包括動物園在內),但即使不那麼極端者,對圈養與動物園中動物的飼養環境與被對待方式,也高度重視,政府皆是有法令制度加以規範。

台灣在許多時候,仍只是「把動物當動物」,甚至當成沒有生命的物品,因此可以隨意對待、任意棄養;興之所至,買回貓狗或野生動物當寵物,覺得麻煩、玩膩了,就隨手丟棄,完全忘了這也是一個生命。因此,各地方政府的收容所中總是貓狗滿戴為患,甚至不乏一些不知來自何方的特殊動物。

「河馬摔馬路」事件,不僅是政府對這種圈養野生動物營利者、野生動物的進口與飼養規範,在法令與執行面上該檢討,民眾在看到阿河無助立路中、臉上掛著「那一行清淚」的萌樣時,也該想想台灣社會對待動物的態度是該有改變的。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