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改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柯文哲前兩天跟教育部長吳思華還在為了十二年國教吵架。想當年政府編列1570億作為推動教改重點工作的預算,希望讓台灣的孩子「減壓、快樂學習、適性發展」。現在是2014年,我們看到的卻是:超過10萬的流浪教師,大學畢業生從25萬暴增到116萬,技職體系崩壞導致職業人才不足,學生不會操作車床,當車床族倒是可以;以及變成「論文產生器」、還搞出審查論文造假的大學教授。但問題是,「孩子壓力很大」這件事都還沒解決,反而冒出這麼多「副作用」?

政策追追追,追蹤二十年來、十一任教育部長,我們會發現:大學生人數暴增、流浪教師、技職崩壞等議題,來自李登輝的國民黨執政時期;至於搞出大學評鑑跟五年500億,用SCI跟SSCI來評價大學可以分到多少預算,讓大學教授的升等也要緊盯SCI、SSCI,則來自民進黨執政、黃榮村擔任教育部長時期。這兩年爭議很大的(偽)「十二年國教」,在扁政府時期是被教育部長杜正勝擋下,卻反而在國民黨重返執政後,由馬英九親自宣布推動。

再來就要講古了。

當年充滿熱情的教改成員,覺得小朋友念書壓力好大,為了「打倒升學主義」,聯考變成萬惡之首,所以要廣設高中大學,讓「人人有書念、人人沒壓力」,到了今天他們確實也做到了一部分:大學錄取了百分百,但是小朋友念書的壓力還是好大。至於為什麼好大,改成這樣,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1994年行政院成立教改審議委員會,找來當時諾貝爾獎光環閃閃發光的中研院長李遠哲擔任召集人,前行政院院長劉兆玄也是教改會的成員,然後丟出了「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

1996年教改會解散,在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連戰的推動下成立跨部會的「教改推動小組」。1998年,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劉兆玄擔任教改推動小組召集人,行政院院會通過「教育改革行動方案」,編列5年1570億的經費推動教改,當時的行政院長蕭萬長裁示:把「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教育部的「教育改革總體計畫綱要」攪和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啊當然不是,是「教育改革行動方案」,然後,Go!

就這樣,從1994年開始到現在二十年的教育改革,在教改工作者、出版社、補教業者、政客、教師、家長團體…等等多方拉扯角力下,教改政策都沒辦法好好地依照原先設定的樣子出現,最後,改出了一場台灣的「教育災難」。

以下,是教改二十年的重要政策,與部長、執政黨對應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