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恩一歲半時,因雙眼罹患「視網膜母神經細胞腫瘤」,右眼經化療及雷射手術後康復,但左眼被摘除、裝上義眼;雖只有一眼,卻不影響他的求知慾。伯恩的學習歷程順利,尤其數學,不斷跳級修課;國小四年級開始四處比賽,國一首次參加亞太數奧競賽拿到銅牌,國二那年突然持續一週的發燒及疲倦嗜睡,甚至手掌沒有血色,到醫院抽骨髓檢查才知罹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又稱血癌)。

「今年(2011)國二就幸運的選上了台灣數奧國手,不幸的是,同時間我還正在跟7個月前發現的白血病奮戰當中。我一直到出國前一天都還在跑醫院,我爸媽和妹妹也因為怕會有突發狀況而跟全部一起跟來荷蘭。」 陳伯恩回憶說:「7月14日出國前一天,我們一家人還得去醫院打化藥。 早上坐車到台北抽血,下午看門診和打藥。我的白血球數值在此時掉到了谷底。大多數病人出現這種數字就會被要求住院和在病房門口貼警語,讓我們全家人都緊張極了。不過醫生知道我們的行程,所以開了一支白血球生成素,要媽媽隔天在家裡幫我打。」

冒著生命危險打國際數奧競賽

陳伯恩的母親黃秀娟女士回憶說:「當時允諾兒子『只要能獲選為數奧競賽國手,就讓你出國比賽。』沒想到陳伯恩竟越過重重關卡獲選國手,必須遠赴荷蘭參賽。」陳媽媽感嘆:「那時是冒著生命危險去的。」 陳伯恩當時還在化療初期,除須按時服藥,飲食也得小心,因此全家人陪他出國比賽。為了讓兒子到國外參賽,陳媽媽也準備英文病歷、療程表、 藥品、營養品等。由於陳伯恩不能喝生水,或水果、沙拉等生食,因此得自己煮水,吃飯時也要選擇完全煮熟的食物。

2012年陳伯恩再度獲選為阿根廷國際數奧競賽國手,由於病況較穩定,父母讓他自己帶著口服化療藥物隨代表團出賽。這次前往阿根廷參賽,陳媽媽也是萬分擔心,出發前準備了詳細的英文病歷、療程說明和營養品,甚至事先聯繫國際數奧競賽大會,請求協助準備煮沸的開水給兒子飲用,我國駐阿根廷的外交人員也協助照顧生活起居。

即便如此,到了阿根廷的陳伯恩還發現:「這裡有沙拉,但我不能吃生的,所以蔬菜類就吃的少了點。其他的食物有一些蔬菜,但真的還是以肉為主,有漢堡肉、熱狗、大塊的雞肉,還有各種形如『X加肉醬』的東西。每天的菜色是有一點變化,但我還是有很多菜吃不慣。還好有橘子可以讓我消毒後剝著吃。」白血病必須做171週的化療,陳伯恩陸續住院長達半年。後來改成每週化療打針,現在已結束打針療程。

面對艱辛療程,陳伯恩也像一般青少年孩子會抗拒,尤其化療的衍生症狀掉髮、吃不下,會讓他情緒不穩、耍脾氣,在枯燥的病床上「只有最愛的數學陪伴他」。陳媽媽說:「當時伯恩身體狀況很差,容易受感染,因此連正常的學校生活都無法勝任,還常痛到大哭大叫或在地上滾,但他一直堅強面對,只要病情好轉就拿起數學研究,無形中轉移了對病痛的注意力,數學成了唯一能安慰他病痛的支持。」陳媽媽特別感謝兒子的數學老師孫文先(九章數學教育基金會負責人)。她說:「伯恩住院期間,孫老師多次冒著細雨帶著一些數學書籍或期刊,到醫院探望伯恩,也會邀請他的學長姊到病床前和伯恩討論數學,這也成為伯恩住院時最期待的一件事,而算數學的時間總能幫助伯恩暫時忘卻、舒緩化療帶來的不適。」

當2012年7月16日清晨,遠從阿根廷傳來好消息,陳伯恩不僅奪得金牌,更成為我國自1992年參賽以來,第一位獲得國際數奧競賽金牌的國中生。陳伯恩在電郵中說:「是數學,讓我忘記疼痛,忘記化療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