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沒有問題 福爾摩斯先生
文章收錄於英語島 www.eisland.com.tw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第一次造訪韓國。飛機在飄著雪的仁川機場降落,在大廳迎接我的是一排詢問處,以及用韓文、英文、中文、日文並列的標示。機場的解說人員熟練的用中文對來自中國、台灣、香港的旅客解說前往明洞的巴士時刻表。如果你是熟練的背包客,大概會知道在首爾主要的捷運站,都有穿著紅色衣服的中文解說人員。

是的,首爾正全面擁抱來自中國的觀光客,同時也面臨了極速膨脹的中國對韓國經濟與社會文化的衝擊。

從五世紀到世宗大王發明韓國諺文的一千年之間,韓國一直都是用漢字來記錄自己的語言。我學了韓文之後才發現,韓文很多發音跟台語或粵語都像到不行,這是因為朝鮮漢字引進了很多中古漢語的的發音。1950年代後的韓國,為了去中國化,漸漸廢除了漢字的使用。然而半個世紀過後,隨著中國崛起,中國文化正悄悄地在韓國社會復活。

韓國人說:我們不想再一次亡國

某個溫暖的周六下午,我跟Rory在首爾新沙洞的林蔭道相約見面。Rory是我研究所同學,也是韓國社會年輕一輩的菁英女性代表。從小到大都是第一志願的她,見證了中韓三個世代的衝突。「韓國35歲以下、35歲到65歲,還有65歲以上的三個世代,基本上是不同的三群人。」Rory這樣解釋。

60歲以上的世代經歷了韓戰的飢寒交迫與亡國的危機。中國是與北韓同一陣線的政權。韓戰後出生的35歲到65歲世代,經歷了韓國自身的經濟起飛,以及近20年來中國的快速發展,中國在他們眼中,是可怕的對手。至於年輕的20~35世代,向上晉升的空間早就被老一輩佔據。他們見證了資本主義與傳統韓國價值觀的巨大衝突。對他們來說,中國是一個機會之地。BAT(是中國三大網路公司的縮寫,代表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以及騰訊(Tencent)。)將中國從抄襲帶往創新,也讓韓國年輕人開始夢想前往中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