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選舉後,朱立倫成為國民黨殘存的最大「藩鎮」,雖然是慘勝,但至少保住人口最多的直轄市。在多位立委動員力挺之下,他日前決定出馬參選國民黨黨主席。

從現在開始,直到當選之後,他都必須面對三大道德挑戰,如何正確處理這些問題,並建構全新的良善價值,會是他最嚴竣的考驗。

第一個道德挑戰會指向「過去」。他若成為國民黨的新領袖,將如何處理本次選舉的「敗軍之將」?

國民黨的大敗,主因之一是選將們的道德形象不佳。從最高層的馬英九,到藍軍老將郝伯村、連戰,以至於各地候選人,其中最嚴重者,就在這次選舉中創造「外溢效應」,發言重傷選情的羅叔蕾、蔡正元、蘇清泉等人,他們若不是「亂切割」、「迴避問題」,就是「放話抹黑」,甚至為了選舉「違背專業倫理」,不惜破壞國人對器官移植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心。

朱立倫是會放這些人一馬,先追求黨內大團結,鞏固自身權力,還是為了回應選民的道德觀點,對這些人的言行有某種程度的處理?

若不譴責或懲處這些負面選舉招數,那這些「往事」在將來的選舉中勢必會被對手拿出來「鞭屍」。基於最普遍的道德原則與實際選舉效益,他都應該以黨主席身份對這些行為有嚴正的表示。

但朱立倫若對這些人開刀,又會招來兔死狗烹之嫌,而且馬、郝、連等人,也不是他動得了的角色。他該怎麼做?他又能怎麼做?是要得罪黨內大頭,還是得罪百姓,會是他最先面對的道德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