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以來,原油價格的暴跌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也產生了許多互相矛盾的解釋。有些人把下跌原因主要歸於全球增長預期的下降。也有人關注美國石油和天然氣生產的擴張。還有人懷疑是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心照不宣地合作,目標在於(包括但不限於)削弱俄羅斯和伊朗等政治對手。

不論價格下跌原因為何,結果是相同的。儘管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所指出的,較低的油價可能提振全球總增長,其中發達經濟體獲益最多,但對氣候變化戰役的影響可能是災難性的。

事實上,石油價格的持續下跌,不但讓可再生能源資源競爭力下降;還阻撓了研究和投資,使它們的未來競爭力進一步削弱。更一般地,這抑制了消費者、公司和政府追求能源節約型行為的激勵。

即使保持現有趨勢,將氣溫限制在前工業化水準以上2℃之內,超過這一關鍵值,就有可能引發災難性後果。正如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最近的報告所強調的,我們絕不能在這方面減慢速度。

理論上說,世界領導人日益認識到了這一點,剛剛結束的秘魯利馬氣候變化會議,就是明證。但它們繼續依賴不具約束力的承諾。,放任世界繼續走在危險的軌跡上。

如今,油價下跌正在給石油替代品造成不利影響,碳稅可以再不會抬高消費者能源價格的情況下實施。決策者完全應該願意放棄一些來自廉價能源的短期刺激效應。事實上,如果價格足夠低,消費者仍能從能源成本下降中獲益——只是好處沒有像現在那麼大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