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Google模式》這本書,在第75頁,施密特寫了這麼一段話:「工作與生活平衡是另一個被視為開明管理的標準實務典範,但可能對聰明、投入的員工構成侮辱。其實,工作與生活平衡這句話本身就是問題:對許多人而言,工作是生活的一個重要部分,不能分開。最好的文化是邀請員工、並使他們以有益的方式工作過度,讓他們在工作地點和家中都有相當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做。所以,如果你是經理人,你的職責是使工作生活愉快充實,你的主要職責不是確保員工週而復始地每週工作40小時。」

我猜有些人看了這句話(尤其是「工作過度」這四個字)可能會皺眉,想說這些當老闆的都恨不得下屬每天工作24小時。

但我的揣摩是,他其實沒有要人每天工作24小時,而是覺得經理人有義務讓同仁在工作場合感受到愉悅與成就感。畢竟如果大家樂在工作,就不會有人覺得工作是工作。當人能享受某件事情時,這件事情的痛苦指數也就沒這麼高了。

平衡的關鍵不是時間而是沒有界線

當然,大部分人並不是經理人,也未必有權限讓自己的工作環境充實愉快。(但最少我們自己得想辦法讓生活與工作能取得某種平衡。可是到底怎麼樣工作與生活才算是平衡呢?我覺得問題不在於數字與比例,並非30:70或是50:50這樣的切分,而是在於能不能讓自己沒有「切換的感覺」。意思是說,好的平衡在於能讓兩者成為互為表裡的一件事,而非兩個極端的選項。

所以時間分配不是重點,而在於我們要想辦法駐留在一個讓自己不感覺痛苦的工作(或是事業)中。這工作可能是跟你的夢想有連結、能讓你從中獲得樂趣、跟你的天賦才能有符合、或能讓你開拓出不同的人生走向。

這其實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每個人每天工作最少超過1/3的時間。如果工作本身能帶來「錢以外的東西」,我們其實不會整天盯著時鐘來確認下班時間,不會數著饅頭忍耐度過每一天。這些錢以外的東西,可能是自我認同、成就感、自我實現、有共同方向的夥伴等東西、也可能是長期人生目標所必須要的臂章(可參考不想當萬年專員?你得先學會超商「集點」訣竅!)。如果工作能有這些東西,就算那不是自己的事業、就算自己只是一個基層雇員,每天還是會感覺到有不斷的在成就某種東西。每天看著自己有穩定的朝著目標前進、好似一點一滴的儲蓄讓撲滿裝滿,工作所佔的時間比例其實就未必這麼關鍵了。

如果看到目前,有讀者覺得不以為然,想說「Joe你這太理想化了啦!上班是很辛苦的,下班後我一秒都不想跟上班內容混在一起。」那接下來的概念對你就非常重要了!

因為若上班下班的分界點對你很關鍵,表示工作恐怕讓你覺得很痛苦,而下班時間則讓你有鬆一口氣的幸福感。若是如此,這恐怕表示你目前做的這份工作很大比例只是在賣時間來換薪水,純粹只是餬口的勞動。

既然工作沒有帶給你太多內在的成就感、沒有讓你更靠近人生目標,確實誰都會希望工作時間越短越好、希望事情別掉到我頭上、能提早關電腦絕不久留、回家更不會思索任何工作上的事情。 因為每天都在咬著牙忍耐著度過上班的一分一秒,光這忍耐一定就把力氣都耗盡了。看到有人寫說什麼讓工作跟生活沒有界線,這肯定會生氣的!

短期逃避所帶來的平衡只會產生長期失衡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狀況,我會建議請一定要思考看看有沒有機會把下班時間切一塊出來!以一天24小時而言,扣除8小時睡覺,扣除8-10小時的痛苦工作,盡量應該留下約3小時的時間做些自我成長的事情。這些事情可能包含磨練自己天賦、學習幾項你的新能力、把自己感興趣技能的基礎再打穩、看各類的書籍、收集各類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