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下,你的同事走到你的辦公桌旁,沒有原因地拿走你的文具、電腦、或是使用中的資料,而且完全沒有說明原因。你一定會覺得莫名其妙,你會站起來,詢問對方有什麼事,然後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大家會留心自己的東西是否被拿走,然而,許多上班族每天的時間被偷走,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創業家Jason Fried曾經做過一項調查:他問了他身邊的眾多工作者,在什麼地方工作,能達到最高的生產力?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門,咖啡店、圖書館、火車、飛機,有趣的是,沒有人認為辦公室是「適合工作的地方」,這樣的結果正與建造辦公室的目的——讓工作者能好好工作,完全相反。

他發現,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是因為辦公室充滿太多的干擾。其中一項就是煩人的會議。一旦主管發出開會通知,所有人不管手邊的工作有多重要,都需要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投入到會議之中。開會本身沒有任何實質的效用,卻拖延了其他更需要馬上處理的事。

一個一小時的會議,並不是只用了一小時的時間成本而已,假若有10個人參與開會,那便是浪費了10小時的產值。但有許多的會議的主題,其實都只需要兩三個人用幾分鐘進行討論就可以解決了。

其次,頻繁的開會,會打斷工作者的工作節奏。工作就像睡眠一樣,需要階段性地進入狀況,一旦分神去處理其他事情,要再回到原本的狀況,又需要多餘的時間。尤其是需要創意的人:設計師、作家、工程師,他們需要一段連續、不被打擾的時間才能完成工作,這就是為什麼這些人寧願熬夜、早起,離開辦公室工作,也不想被其他無法控制的因素打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