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蘭托斯出生於1964年12月31日,檀香山西北幾英里處。今年他即將年屆五旬,是美國「嬰兒潮」,最晚年屆半百者。曾經被人視為活力、狂熱甚至令人惱火的青年,即將正式步入「老年」行列。但這究竟有什麼意義?

「嬰兒潮世代」指的是二戰後生長在美國的一代人,但同期生長在歐洲、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其他地方的人,同樣也屬於嬰兒潮一代。戰後經濟快速發展和出生率大幅飆升,是這個時代的特徵,他們在1945到1964年這19年間出生,組成了這個世界上最為龐大、繁榮、受過良好教育、也可能是最被溺愛和放縱的一代。

從性、毒品、搖滾、民權運動到網路和房地產泡沫,無論好壞,嬰兒潮奠定了現代社會的基礎。現在入主白宮的,就是嬰兒潮相對年輕的成員,而英國首相府、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和德國總理,同樣也是這代人入主。嬰兒潮一代仍將影響我們未來的道路。

相比之下,巴蘭托斯和1964年出生的嬰兒潮,喜歡玩電子遊戲、聽迪斯可音樂,感覺自己與之後的「X世代」頗有相似之處。

較早出生的嬰兒潮一代,已經在舒適地享受退休生活,享受醫療保險、社會保障,但巴蘭托斯仍然正當盛年,很不放心自己的退休生活。

正如巴蘭托斯所說,「我們不像我父親那代,工作一段時間、存點錢之後就停止工作。」相反,他解釋說,「我們只是竭盡所能...一直向前走。」

但這並不是說巴蘭托斯願意和父親易地而處。「我覺得自己比之前幾代人都要幸運,」他說。「即便與同代當中的年長者相比,我都不必拼命去爭取自由。我不必去越南打仗。前輩的辛勤工作,讓我能在某種程度上分享他們的成果。」

如果有錢,巴蘭托斯稱自己可能變成一隻「雪鳥」——在美國本土避暑,而後到夏威夷過冬。「有些想和家人一起做的事在這兒根本做不了,比方說參觀博物館、遊樂園,或觀看大型體育賽事。」可永遠離開這裡他也做不到——故鄉有太多東西令人無法割捨。「我愛這裡的人、愛這裡的文化——這裡的一切都讓我魂牽夢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