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選舉的緣故,諸位社會先進開始關心起投票年齡的下修問題。多數討論的觀點,在於世界上大約有七成五至八成的國家已經下調至18歲,我國當然沒有道理自外於世界潮流。台灣因為憲法本文直接明訂出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之年齡,進而產生是否必要修憲才能解決此一難題。

回顧一下過去的歷史可以知道,在不同時代之下,每一個社會對於一個人是否成熟有不同的想法。舉例來說,13世紀的英格蘭地區,一個人成年與否是以能否穿上戰鬥盔甲、騎在馬匹上應戰來斷定。而部分台灣的原住民族群,對於成年與否設定了不同的條件,男生對於農耕、狩獵、漁撈等技能要足夠純熟,女生則需對紡織、縫紉、家事等工作熟悉。因此發展較快的青少年(女),可能在15歲就辦到這件事,但有一些人比較晚熟,大約要21歲才能做到。在那些特定的時空背景之下,是以某些項目的技術是否嫻熟來斷定,並未從年齡這個單一項目來判斷。但這是過去的想法,不可能直接套用於現代社會。現在我們連馬匹都很少看到了,更遑論騎馬?

若以神經科學的角度,也許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釐清這個問題。大部分的國家,看待一個個體成熟與否的依據,在於個體心智上是否發展完善,能獨立判斷社會上所發生的各種事件。獨立判斷的功能,在大腦科學中,已經確定是由前額葉(prefrontal lobe)所管轄。但這裡所謂的掌管並非一對一的關係,認知歷程是非常曲折龐雜的,不是說單一區域就只能管一種能力。

前額葉所管理的能力,是一個複雜能力的總和,統稱「執行能力」。執行功能是一個後設認知能力,其面向包含抽象能力、問題解決能力、計畫能力、組織能力、目標設定能力、工作記憶、抑制能力、自我監控能力、注意力控制、起始能力、預估能力、創造力等等。前額葉比較像是總司令的角色,協調腦部各個部位做出合宜的反應。就像是軍艦的艦長室,合適的發出適當的命令,船隻才能往正確的方向移動。此種能力需要反覆練習才會進步,才有可能學會組織現有資源,做出合宜計畫,並按照計畫一一執行。執行之後,也能再回頭評估所有結果,並且改善調整固有的規劃,以符合未來所需。

而前額葉是大腦最慢成熟的部分,大約要16歲至20歲才會發展完成。部分國家在制訂法律時,也考量此生理基礎,進一步訂定「法定年齡」為何。在法定年齡之上,不只代表身體發展完善,在心智上也能適當的判斷各種社會事物,並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起應有的責任。因此,一定的年齡之上,就可從事一些限制性行為,如工作、開車、結婚、喝酒、抽煙等等。若可以准許這些特定行為,當然也就有足夠的自制力與判斷力進行投票。所以,奧地利將投票年齡訂在16歲,並不是他們都瘋了,國民素質特別高,而是他們願意正視青少年權利義務,讓國民透過練習,逐步成為公民。

在現今這個科技時代,每一個國家在訂定「法定年齡」時,會多元的考量各種依據,進而加大整個討論的深度。在這樣的世界潮流之下,神經科學提供了我們另外一個思考面向。

作者簡介_林希陶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

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PanSci專欄《科學帶大孩子》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部落格:http://ntoshi.pixnet.net/blog

「從容帶大孩子」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