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亞洲國家對於北歐,也就是斯堪地那維亞教育法,非常感興趣。北歐國家除了到大學為止都是免學費之外,孩子更不必和同學們競爭,就能通過考試,成就世界最高的學歷。在那裡沒有失學者,社會福利政策會負起一切教育責任。這就是世界知名的斯堪地教育法,也是教育家們嚮往的聖地。家長們都希望能實踐斯堪地教育法和北歐的家庭文化。這是因為有越來越多的父母,想要脫離那種極端競爭的教育環境,透過與子女的交流,開發孩子們的自律與感性。

近來甚至還出現「斯堪地媽咪(追求北歐式子女教養法的母親)」「斯堪地爸爸(北歐式以家庭為重的父親)」這類流行新詞,來稱呼這類父母。北歐的父親們,積極參與育兒工作,以和孩子們一起成長,當作人生活的重要價值。晚上一定與家人共進晚餐,週末帶孩子們到郊外,或去看表演、一起讀書。而且,平起平坐地對待妻子,是個懂得分攤家務的平權丈夫。

我住在瑞典已經超過26年,與抱持自由、合理信念的瑞典妻子生養了三個孩子,並且一直努力成為一位好父親。

育兒沒有媽咪和爹地的界限



當妻子懷第一個孩子的時候,首度和我一同回到鄉下老家。對於異國生活方式或習慣全然不瞭解的妻子,想找點事做,還真不容易,在傳統廚房裡做飯或洗碗,根本就是想都別想的事情。即使如此,就算我想代替她進廚房幫忙,在鄉下地方,這種事情也根本不被允許。

當時,鄉下老家沒有洗衣機,我常常在醬檯(譯註:韓國鄉下家庭一般都會在院子裡做一個階梯式的檯子,用來放置辣椒醬或黃豆醬罈子。)前的水龍頭下面擺放洗衣板,把我們夫妻的衣服一件件用手洗乾淨。祖母覺得我的樣子很有趣,便時常坐在客廳地板上,看著孫子洗衣服。

一天,我怕祖母無聊,便拿起洗好的衣服給她看,想逗她笑。祖母果真拍手大笑起來,因為當時我剛好在洗妻子的內褲。祖母對著在一旁泡咖啡的妻子笑著說:「男人不該做這種事情。」然而,妻子卻用生硬的韓國話,笑著頂回去:「沒關係,男人就該多做做這種事情。」在瑞典,男人如果只是幫忙做點家事,會被認為是不夠的。因為瑞典的男性,從妻子懷孕到生產時為止,都要將家事視為「自己的事情」,並積極參與。

在瑞典,一旦懷孕,政府便會安排一位婦產科「主治護士」給予指導。主治護士會詳細告知懷孕時的注意事項、飲食療法、運動,以及和生產相關的事情。到了即將生產時,預產期相近的夫妻們便會一起參加醫院所提供的產前運動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