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陪同家人去日本旅遊,由於是已開發國家,治安及居民的態度都令人感覺很舒服,基礎建設很完善。日圓大貶值之後,許多物品我都覺得很便宜,也許日本景氣正慢慢脫離谷底,但畢竟已失落近二十年,許多政策及效果都不可能一蹴可及。不過只要執政者有心及魄力,基本上是可以期待的,日股的「長期」我很看好。

陸股近月來的瘋狂,則是壓抑已久的買盤及政策在主導,談不上合不合理,只要是政府想要做多,基本上無須欲設立場。短線過熱是必然的,中長期則還是不可忽視其開放的決心。許多市場當開放之初,機會是遠高於危機,所以假若這部車引擎已經啟動,速度只會快或慢,但絕不至於馬上停下來。

不過,看看亞洲貨幣最近的貶勢,有一點,很多經濟學者或是央行總裁很可能忽略掉了。當亞馬遜或是阿里巴巴,甚至是像google、FB之類的企業,創造出一種新型態的商業模式,許多商業的交易行為打破疆界、地域、距離和付款的任何限制,而打造出萬物皆可交易的平台,且其價位、速度、品項皆具競爭力的時候,版圖就正在挪移,雇用勞工的需求就必然長期下降。

如此演變的結果,失業率長期降不下來,很多消費行為無法被檢視、理解或受到控制,一些大企業就會變成巨獸,更多中小企業則會消失不見,這將導致貨幣政策可能無法保證是一帖提振衰弱經濟的良方,但卻會製造出更多商品或股市的泡沫,甚至像近來油市本身的供給需求變化沒有那麼大,但是如果就戰略及布局和影響力的出發點看,卻可以讓油價從110美元/桶,跌到65美元/桶,幾乎腰斬。

這就是新經濟、新世界所面臨到的新問題。我認為油價重挫對於全球應該是利多於弊,不過弊會先浮現,利卻需要時間。等著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