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等他,看了一下手錶,較原來約定時間已過了45分鐘,我正準備起身到附近走走,他突然出現了,友善的笑容,靦腆的表情,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年輕人」。

「黃總,實在不好意思,路上堵車很嚴重。」

我問他今天不是禮拜六嗎?他說一樣,周一到周五車子有單雙號輪流規定,周末沒有,所以車子都出來了。

他來自中關村一家新興電子企業,他們所做的產品,符合未來趨勢,技術上是行業的佼佼者,和創辦人背景有關,但缺陷是他們不懂金融,才正要開始進行融資規畫。

這家公司和我的一個台灣客戶有往來,台灣公司幫它們產品代工,雙方進展不錯,所以有意願探討是否有進一步合作空間,我過來了解情況。

如同大部分台灣電子企業,我代表的台灣公司以前幫歐美客戶代工,為B2B業務型態。但這家大陸公司卻不同,他們自己有品牌,直接面對消費者,屬於B2C,雖然才剛起步,但已有一定市場知名度。

「黃總,其實我們跟台灣人合作經驗相當愉快,你們的製造真的沒話說,比我們以前搭配的廠商都要好,而我們研發實力強,好好配合,可以共同開發國內市場這塊大餅。」

問題在那裡?我的台灣客戶並不甘心只做代工,他們也想跨入自有品牌行銷,畢竟跟歐美廠商配合了二、三十年,在外國有不少資源。

「您可能不知道,今年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國外的朋友向我們投訴,看到了一款產品,和我們委託台灣公司生產的產品非常類似,但掛的是台灣公司品牌,令我們非常震驚,也影響了雙方的友誼。」

我無話可說,以前我們認為大陸充滿山寨產品,但這次是倒過來,台灣的創新到哪兒去了,還是我們真的技不如人?

我問他雙方有沒有翻臉,彼此是否已暫停合作。

「一點都沒有,我們還是緊密的戰略夥伴,我的老闆也願意協助台灣公司推出自己的產品,但我們比較希望雙方定位界定在『技術品牌商』和『製造商』,大家各自專注在不同的強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