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15年將緩慢升息,在利率仍低的大環境下,收益仍將是投資的核心,收益的來源也趨於多元,除了高收益債券以外,新興市場債券及不動產投資信託(REITs)也都是不錯的來源。路博邁舉辦2015年全球投資論壇,邀請行政院前政務委員朱雲鵬、經濟日報主筆馬凱兩位學者,從總體經濟層面來探討量化寬鬆(QE);路博邁的三位資深經理人則探討美國高收益債券、房地產及新興市場債券的投資機會。儘管舉辦當日台北市陰雨綿綿且創下近期最低溫,現場仍湧進超過1,100名理專及基金投資人,顯示充滿升息氣氛的2015年,投資人正迫切期待投資明燈的指引。

借鏡過去經驗 金融海嘯不致重演

朱雲鵬從「兩個李察的對決」,探討資產泡沫的形成與崩解。第一個李察是李察‧維納(Richard Werner),曾寫「日圓王子」這本書。第二個李察則是辜朝明(Richard Koo),著作包括「總體經濟的聖杯」。對於日本的經濟泡沫,維納看信用的供給面,辜朝明則是從信用的需求面著手。

朱雲鵬指出,美國以量化寬鬆(QE)強迫擴張信用,中國信用也快速擴張,但政府控制力量大,不會出現像日本一樣的崩盤,金融海嘯時發生的金融機構破產事件不致重演。在後QE時代,台灣要保持警覺,但不用害怕。

高收益債券利差擴大 違約率低 投資價值增強

路博邁美國高收益債券投資團隊資深經理人Dan Doyle指出,今年下半年以來,全球金融市場波動提高,高收益債券這種高風險資產波動也變大,一個月就淨流出220億美元,利差更擴大到453個基本點(1個基本點是0.01個百分點),約當於歷史平均值,但違約率不到2%,遠低於歷史平均值4%,因此高收益債券價格變得便宜。

Dan Doyle認為,在2015年,預估高收益債券的總報酬率可達6%到8%,其中票息約6%。目前高收益債券的收益率約5.85%,高於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的2.3%,也高於投資等級債券,投資吸引力強。

Dan Doyle指出,美國到明年年中才會升息,而且速度緩慢,利率仍將維持在低檔。摩根大通的研究顯示,27年來,高收益債券對利率的敏感度低於投資等級債,與美國10年期公債的相關性也低,高收益債券相對較不受影響,前景看好。

新興市場債券債信改善 收益率優於美國公債

路博邁表示,雖然成熟市場與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率逐漸拉近,但新興市場仍表現較優。不過,新興市場差異大,因此,在投資時,要布局優質新興市場,避免品質有問題的新興市場債券。

路博邁認為,許多新興市場歷經多年的改革,資產負債表變得健康,經濟也不致硬著陸,以前亞洲有一些財政較艱困的國家,現在也都改善,像是馬來西亞、印度、南韓等。市場人士對中國原本有疑慮,但其實中國的經濟成長很穩定。在新興市場債券中,有73%已經是投資等級債券,亞洲債券更幾乎都是投資等級債券。

路博邁指出,新興市場債券的規模已達14兆美元,是美國高收益債券的三倍以上,投資機會多元豐富,但法人在新興市場債券部位的比重只有3%到4%,預期未來仍有不少成長空間,將是新興市場債券的重要買盤。目前新興市場當地貨幣計價債券的收益率達6.5%,與美國10年期公債的2.3%相比,收益率相對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