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絕計是2014年,舉國上下人心最浮沈的一日。選舉結果揭曉,不僅國民黨嚇了一跳,民進黨也嚇了一跳,我相信後者的驚嚇程度不亞於前者。為了出乎意料的戰線大潰,國民黨這幾天抱著頭在燒;也為了出乎意料地吃下這麼多選票,民進黨這幾日燒腦的程度也精彩可期。檯面下,民間也一樣熱鬧,對於全新的政治板塊,對政治稍有關愛的人,臉上除了悲喜,更多了一份誠恐與惶然。

然而,不管我們使用哪一種工具去拆解這些選票的成因,我們都無法忽略,這一次選舉,徹底擴大了過往我們對於「民主」的視野。在過去,「人民的力量」彷彿一頭冬眠的巨獸,打著「主權在民」的名聲,眾人均知其威力無窮。然而這頭巨獸實際上就發揮威能的時刻短得可憐,排隊蓋章,把票投入票匣,不過幾分鐘的光景,又陷入四年的長眠。然而這一次選舉,從割闌尾的熱烈響應,到自發性監票員的出現,我們可以發現到,這頭巨獸睡的時刻少些,醒的時候似乎多了點。

談談「柯文哲現象」

柯文哲以一介政治素人之姿,不按牌理出牌的步法,打亂了我們過去對於選舉手法的認知,也讓我們見識到另一種選舉典範被塑造的可能。從中觀之,這次的選舉,柯文哲的現身是一大亮點,他翻攪了許多思維,讓選民們大開眼界:「原來選舉也可以這樣搞」,同時也把一些沈屙的選老毛病給翻了出來:思想上的惰性。

這惰性並沒有字面上來得消極,相反地,很多時候是充滿攻擊性的。

在這段日子中,一種新的族群正在凝聚,在以「超越藍綠」為號召的前提下,一種新的顏色正在擴散,卻不是眾人原先所預期(甚至也超出柯文哲的預期)的藍綠色。這種族群,自詡為柯文哲支持者,過去一百多天,一旦給他們找著任何背反柯文哲的言論,不容分說,先給對方劃位入座,潑上某色油漆或者打上某數字標籤。但若他們發現提出言論之人,在過去曾經共同走過一段,也可能話鋒一轉:「你也不想給連勝文抬轎吧?」、「這是臺北市長選舉最可能翻轉的一次,難道你想要讓國民黨如意嗎?」

以選舉策略為由,要人暫時把聲音含著,甚至吞下。這背後有很多種意涵,可能是我們缺乏耐心去創建一個理性討論的空間,也可能是我們本身並不信賴,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誰有能力去營造出一個不同思維得以互相交換、辯證的場域。

更直白一點說,把前朝的神主牌從自家神龕取下,卻沒有多少人長出自己的聲帶,從此決定用自己的聲音說話,相反地,他們只是在舊有的位置上,換上了新一塊的神主牌。對於攻擊這種信仰的對象,他們捍衛,一如他們捍衛上一回的信仰那般。也有一些人,原先誰也不信的,選舉前後,竟也在自家立了神龕,立了一塊神主牌。他們沒有發現,此刻他們謹慎擦拭那塊神主牌的姿態,跟他們所指著鼻子嘲笑的另一群人,沒有兩樣。

從這種現象,實難令人樂觀做出:「這次選舉是公民覺醒」的結論。

我們均試圖在浩瀚的政見與文宣之中,選擇一個與自己最為貼身而非格格不入的價值,投下選票的當下,也代表我們實際上就是「買單」了。然而,民主最可愛也最可惡的點在於,多數人買單的價值觀,不僅應然,也為實然得實施在所有人身上。很少人意識到,這個「所有人」,不僅止於你與你喜愛的候選人與其競選團隊、那些與你沆瀣一氣的戰友,也包括那些立場與你完全背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