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版主編戴維皮林這個月初的一篇文章〈台灣不再受人關注?〉相當有趣,他在文末指出:「台灣選民甚至可能會在2016年把國民黨趕下臺,取而代之的可能是反對黨民進黨。」

從這次民進黨大勝的結果看來,我認為各國在評估台灣政治走向時,都將認為2016年民進黨拿下大選的機率很高。問題來了:即使台灣2016年轉為民進黨執政,那麼台灣的後續發展會怎樣改變呢?請你先把這問題放在心中,提出你自己的看法。

先說我的結論,我認為不會有任何改變。台灣這十年來遭遇的真正問題並不是內在環境有什麼太大改變,而是外在環境的變化太過劇烈。中國經濟崛起,在生產方面取代台灣產業鏈的位置;韓國集中資源壓重注在大型企業,迅速成為有實力挑戰日本地位的科技大國;讓台灣賺取大筆財富的電腦時代已成歷史,而台灣在智慧型手機時代並非主要贏家。因此,不論台灣的選舉結果為何,都不會改變這個外在情勢不利的局勢。台灣早就進入一個缺乏天時的時代。

對於缺少天時地利的台灣而言,唯一的解藥是人,是所有人民都必須改變思考,用與過去不同的思維面對未來。過去十年來台灣人總愛談產業轉型,但所謂產業轉型並不是資本競賽,不是政府承諾要開幾個科學園區、文創園區就會帶來相對應的財富;產業轉型是一種大規模的思想革命,是一種不斷自我創新、自我挑戰、自我革命的運作模式。如果台灣人的思想真的開始大規模轉變,那麼最快只要花上十年就能改頭換面。

你可能會覺得我很奇怪,既然這次選舉已經看到了改變,那為什麼我又認為台灣的未來不會有任何改變呢?因為我看到的是,多數台灣人仍將未來寄託於政治結果,以為只要投下一票、換一群人,我們的未來就能有所改變。這是百分之百錯誤的想法。如果多數台灣人,包含後1976世代都還抱持這種「改變只能由上而下」的思維,那這個國家的漫漫黑暗只能說是剛入夜而已,還看不到黎明盡頭。越是嚴重的問題就越是複雜,越無法依靠單一手段就能否極泰來,這世界上從不存在著不經苦難不需思考的萬靈藥。

民主從來就是一條很長的道路,沒辦法加速,也沒辦法回頭。我們並非不能理解陳文茜或者郭台銘對於外在環境、對於大時代的擔憂,但即使如此,時代仍不會倒退。我們不像嬰兒潮世代,年輕的時候可以堅信著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一定能帶來平等富裕的生活;我們現在終於知道民主政治可能變得民粹、知道自由經濟可能讓貧窮者更貧,我們甚至不知道民主的終點是什麼,只能依循著人性本能中對於自由的渴望,執著往前走。親愛的嬰兒潮世代,感謝你們把國家帶上民主之路,你們現在不能停下腳步,我們正等著你們一同前行,即使前方滿是荊棘,我們也當勇敢攜手前進。

只因為,自由是人類最深的渴望。

作者簡介_Sean Huang

1982年生,大學主修管理輔修政治,研究所投入心理,具有管理、社科與理學三個學院的知識背景。行文以理性定錨,力圖洞視世界本質。

部落格: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 

>>回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