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自己不回去,派太太作為代表。」

上周我去了上海兩天,見到人普遍的話題是「會不會回去投票?」大部分人都沒有打算,覺得麻煩或者大勢已定,不論是年長或年輕,只有一位台中的台商說:

「還是要回去投一下,不能讓老市長輸得太難看。」

最後的結果意外嗎?其實不盡然,大家心裡早就知道,民調也有預告,只是程度超出想像。

民進黨贏很大部分來自國民黨自己的失誤,特別是馬英九一系列不得人心的政策,這可以歸結於領導力(leadership),管理企業和國家是相同的。

企業成功的關鍵是「創新」,這在民進黨和柯文哲團隊身上看得到,國民黨卻沒有,依然是老思維、老戰術、老團隊、老面孔,老狗變不出新把戲。

但大部分台灣民眾也是透過選舉結果才了解,我們所處的環境已完全改變了。現在是一個「顛覆性改變」(disruptive change)的時代,許多企業原來的商業模式不靈了,同樣道理,政治人物原來的政治模式也不再適用。

柯文哲可說是政治的賈伯斯,他一開始就決定打一場不一樣的選戰,很多作法符合管理教條:比如說他不加入政黨以追求獨特的「定位」;開發並針對「公民團體」這個年輕世代「新市場」;以及「簡單創新」,用網路革命突破統組織框架和文宣包袱。

新的人可以放手創新,老的人一樣可以,但要拆除框架限制,這叫做「重整」(restructuring),國民黨就是一個急待重整的政黨。

2014是台灣改變的轉折點,不論經濟或政治,你不想改都不行,環境會強迫你改,你無法再用過去的方法做同樣的事。大陸人口紅利不再,你不能再低價生產;企業社會責任成為趨勢,你無法再去壓縮薪資和原料成本;中國大陸和新興經濟崛起,不會創新只有等著被淘汰。

政治生態變了,公民團體超越藍綠對立;但在國際上,台灣卻越來越孤立,無法加入各種組織,這同樣是政治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