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部屬看柯P》蔡壁如:柯文哲激發了我的榮譽心

在一個嚴厲出名、嘴巴又壞的長官底下做事,為何蔡壁如能一待就快20年?
柯文哲自有一套激勵下屬的方法,讓熱情認真又用功的人,能跟著他一路成長、前進,從中找尋到自己的成就與榮耀!

柯文哲醫師是出了名的嚴厲長官,不但標準高、要求多,罵起人來也毫不留情面,連他自己都說:「我是暴君,不是昏君。」但我卻能跟著他工作20年,所以很多人對我很好奇,也常問我,為何在他底下我能待得下去?我說,他的確非常嚴厲,我們的工作量也很大,加班可說是常態,他常說自己的團隊是不戴手錶的,因為只有上班時間沒有下班時間。在這種高壓的狀況下,我還能一直做下去,為什麼?其實原因很簡單,柯醫師激發了我的成就感與榮譽心!

從兩人團隊開始

我是護理師,從1987年就在加護病房工作,回想起我跟柯醫師工作的開始,是在1992年,有天晚上我在值小夜班,柯醫師跑來對我說:「朱P叫我下個月開始來管加護病房。」他並不是問我要不要做他的助理,一開口就說:「妳要不要上白班?只負責上白班?」護理師的工作要輪三班,只上白班對護理師來說是個很大的誘惑,我問:「做什麼工作呢?」柯醫師回答:「只要負責幫開心手術的病人測Cardiac Output(心輸出量)就好了。」

嗯,聽起來好像不錯,可以只上白班,我二話不說答應了,於是在1992年八月,朱樹勳外科主任(朱P)就把我轉調到醫療部去。但柯醫師那時也不在台大醫院,因為當時榮總的加護病房比台大醫院好,朱P把柯醫師送到榮總去學習。而我,就先幫柯醫師完成他指派給我的工作,例如收集資料等。

到了隔年,柯醫師到美國進修,一年後才回來。我在這一年內,就跟著朱P巡加護病房。我也沒閒著,柯醫師從美國寫信回來,讓我學習護理以外的專業,我不但去超音波學會上課學會超音波、並取得超音波技術員執照,還去洗腎室學洗腎,參加血液透析學會的考試、受訓。所以我除了護理師證照,還有超音波技術員執照與血液透析的執照。

當我正式取得血液透析證照之後,朱P對我說:「妳有沒有辦法自己在加護病房洗腎?」我便在加護病房建立起血液透析系統,建構了一套洗腎機器、設備、耗材,在柯醫師回國之前,我已經完成他交付給我的任務及目標。

能激發下屬潛能的長官

1994年,八月我們做了第一例的葉克膜病人,重症透析當然是我們加護病房的一大特色,也一直在做改良、持續進步。我們兩個單打獨鬥了3年後,才有另一個技術員加入,因為工作量太大,必須要有新成員加入。我們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加上柯醫師又嚴厲,為何我還會一直拚了命工作、沒放棄?我後來深入想,是因為他給了我很大的空間去發揮,又讓我學習了很多護理之外的專業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