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責執行力的課程中,我常舉天堂與地獄的例子,來詮釋團隊中的競合關係。

你幫我,我幫你大家都有飯吃

天堂與地獄都在一個很大的圓桌吃飯,天堂吃飯的方法,每人是拿一支很長的筷子夾菜,夾菜給對面的人吃,對面的人夾菜給你吃,大家都有飯吃。

地獄吃飯的方法是每人拿一支很長的筷子在夾菜,夾菜給自己吃,因為筷子很長,很容易大家的筷子會產生碰撞,導致大家沒飯吃。這例子不用我多做解釋,大家一聽都懂。

選舉剛結束,台灣當然不可能做到如此高的境界,但「拿筷子坐圓桌的是候選人,沒飯吃的卻是人民。」

台灣的選舉進程,老招數圖窮匕見

我察覺較往年的選舉,今年人民真的累了,名嘴參與的政論節目火力弱了,凍蒜聲小了,遊街掃街卻照做,網路上無關緊要的網友撻伐聲依然不斷,會喊的人一直喊,喊不出聲音的人卻越來越多。

喊不出聲音的人有兩種,一種是政治冷感,一種是覺得喊了也沒用。

然後大家就在兩個,或幾個看似非常不好的候選人中,挑個稍微好一點的。

於是,槍傷受難者與轉虧為盈的經營者,成為人人喊打的變態人種;而地位高尚,救人無數的醫學權威,卻成為作假與私設帳戶的貪婪者。

很爛的人才去參選?愛錢的人去參選?希望延續政治生命的人去參選?想包工程的人去參選?想獨攬權力的人去參選?這些人去選舉背後的真正目的為何?

支票越開越多,蚊子建設沒少過,明知出生率不高,卻拼命給生育補助,然後台灣人越來越窮,亞洲各國的競賽,人家都不鳥台灣,島內凍蒜聲喊爽之後,得到的到底是什麼?

為何這麼多人不出來投票?台灣是熱衷政治的人多?還是冷漠看待的人多?我媽過世9年餘,回想她過世前幾年跟我說的話一點也沒錯:「要害一個人,就叫她去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