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過去35年中不平等性程度遽增,這一結論已是不容置疑。1979年以來的模式十分明確:越富的人,變得更富的程度也就越高。而如果你是窮人,你有可能繼續當窮人。

但同樣是這一時期,也是科技快速變化的時期。美國正在經歷第三次工業革命——資訊時代的崛起可能與此前工業革命一樣動力十足——先是蒸汽、鐵、棉花和機械;接著是內燃機、電力和鋼鐵,它們都改變了社會。

如今,幾乎所有發達國家的居民,可以輕鬆購買智慧手機,以十分低廉的代價獲得人類知識和娛樂的全部,而在一代人之前,這還僅僅是富人的特權。是否有這樣的可能,傳統不平等性和收入衡量手段,大大低估了我們現在的境況?

根據傳統經濟學,乍一看答案是否定的。

財富分配的計算方式,已經考慮了通信、資訊處理和視聽娛樂方面的支出。「除非」資訊時代商品和服務所帶來的好處,大大超過了我們為此付出的錢,否則它們所提供的福利已經考慮在內。

這一「除非」的距離有多遠?

當我們投資於我們的福利時,我們不但花錢購買產品和服務;我們還投資了一部分自由時間,以便使用它們。如果你提早退場,電影票就不會給你帶來很大的享受,時間就像金錢,也是稀有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