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一名醫師的臉書上看到相關抱怨,大意就是完全不認識的網友,請教一些自己私人的醫療問題。但他覺得他沒有任何義務需要回答這些問題。部分民眾可能覺得不近人情,好像我們隨手回答一下很容易、又不會少塊肉、幹嘛這麼小氣,真是小題大作。

很多人無法明白為何醫療人員這麼氣憤,就是問個小問題而已,你不回答就算了,我去Google就好了,生氣做什麼?這樣的看法,點出一個極大的盲點,大家可以在網路上搜尋到很多醫療知識,甚至包括很多百科全書(姑且不論其正確性為何),但卻無法分辨哪一個才真正與自己的病症切身相關。假如這麼容易就可以辨別出來,那大家都依賴機器人就好,醫療人員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另外,在台灣就醫非常方便,很隨意就可以看到想看的專科。但對於健康諮詢的概念,卻從未建立。真的有醫療方面的問題,當面諮詢專業人員,不是可以得到量身訂做的解答?

對於為何醫療人員不接受隔空問診一事,個人覺得有必要再好好說明一番,讓未來想在網路上隨意請教別人醫療問題的人,有部分警覺。在網路上問醫療問題,有一個極大的缺失,就是被請教的人,完全沒有看到病人。沒有看到人,就漏掉了診斷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個案觀察」。不管什麼疾病,這個觀察是隨時在發生的。你一踏入診間,「觀察」就開始了,不是只有詢問病情就夠了。「觀察」告訴醫療人員很多沒有說出口的資訊,有的時候比說出口的還重要,尤其是精神科與兒童心智科更是如此。為何很多典型的精神科診斷,對於有經驗的醫療人員根本不用耗時太長,很快就可以做出正確判斷。因為「看」對方的回答,「觀察」個案對於外界的反應,加速了整個判斷的過程。因此在網路上隨口問一個問題,只有文字描述而已,那醫療人員該怎麼觀察「個案」的反應呢?

網路上所詢問的問題,另一個極大的困難點在於網路的「匿名性」。這裡反應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們怎麼知道坐在網路另一方的是一隻狗?還是一個人?這種說法聽起來很極端,但事實就是如此。醫療人員在現今台灣這種處境,是非常弱勢的。我們完全不認識對方,不知道對方的來意,問了這個問題的用意是要拿去做什麼用?是去質疑、反擊另外一個醫療人員?還是拿這些資料當成訴訟材料?抑或只是為了激起其他網友的情緒反應?還是無聊問問看你們有沒有認真唸書?沒有看到人,我們完全無法確定是否真的有「這個人」,你說的「這個阿杯」、「我的鄰居」、「朋友的小孩」到底在哪裡?如果醫療人員想要反問這個當事人兩句?我們到底要怎麼做?

還有一個問難點在於網路的問題都簡短、很片面,醫療人員很難做深入、廣泛性的回答。若提供的資訊很少、很有限或語焉不詳,那當然是很難回答出個所以然來。因此,試著到某些醫療相關的留言版或網站,常常會看到一種非常制式的解答:

「不好意思,因為您所提供的訊息實在太過侷限。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有可能是A疾病,也可能是B疾病,當然也有可能是C疾病,但是這個機率較小。請考慮至正式醫療院所的某某專科就診,相信醫療人員會協助您們,釐清您的疑問。」

這樣的回答說來並沒有任何錯誤,這已經儘可能在有限的資料之中,推測出答案來。能答這樣已經是極限,醫療人員已經窮盡所有可能性在回答了,但有時當事人還是不滿意。若對方一時興起,情緒上無法接受,就直接認定回答過於簡單,還會被惡意遷怒,奚落善意回答的人「沒誠意」、「沒醫德」,甚至被人肉搜索證明回答的人真的有問題、有道德上的瑕疵。

總之,網路上的資訊非常紛雜,許多問題常常是掛一漏萬、錯雜漏缺的,相關回答也不見得就是專業人員所寫,所寫的資料當然也不一定就是最好的答案。如有佛心的醫療人員認真的回答了一些,經常的狀況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越容易得到的,越不珍惜。沒有巨大的付出,哪裡會有巨大的收穫?

最後,個人最良心的建議,還是老話一句:解決醫療問題最好的方式,就是專程請假,到專業的醫療院所去看專業的醫療人員。我相信,絕大部分的醫療從業人員都是秉持著專業良知與職業倫理,從事專業的醫療工作。其餘旁門左道,如奇特的宗教靈修團體、詭異的民俗療法、巧立名目的補習課程等等,只能取得部分心理快慰。至於到底能不能適當的解決醫療困境,那是另外一件事了。

作者簡介_林希陶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

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PanSci專欄《科學帶大孩子》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部落格:http://ntoshi.pixnet.net/blog

「從容帶大孩子」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