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有兩幅揮之不去的悲劇場景:蒙面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劊子手,將手中的刀,朝著無辜受害者的脖子砍去;以及帶著面罩的醫護人員,勇敢地與伊波拉病毒,進行艱苦而危險的戰爭。

但今年的持續影響將是一場更加嚴重的災難,這場災難需要好幾年甚至好幾十年才能恢復:近兩百萬新近流離失所的兒童,陷於伊拉克、敘利亞、加沙、中非共和國和其他地區的衝突區域。

這些兒童,只是全世界2,500萬無家可歸男孩和女孩的一部分,流離失所兒童的數字,已相當中等歐洲國家的人口,也是自二戰結束以來的最高數字。

據估計,今年有1,500萬學齡女孩成為童婚新娘,被迫在不情願的情況下結婚。大約1,400萬14歲以下男孩和女孩淪為童工,其中許多被迫在最危險的條件下工作。3,200萬女孩,因為性別歧視,而無法獲得上學的基本權利;每年都有大約50萬女孩遭遇人口販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