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聽到一種說法:「台灣年輕人是羊,大陸年輕人是狼」,以此來形容台灣新一代缺乏競爭力總有一天會被吃掉。這聽起來似乎是再恰當不過的形容,但我細想了一下,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大陸年輕人因生活所迫,每日奔波只為了能存活。台灣年輕人所追求的早已超越生存權,他們想要的是更好的生活。一個求生存,一個求安逸。把他們放在一起比,比誰的狼性多一些,這還需要比嗎?(冏)

依我看來,台灣人不是羊,大陸人也不是狼,我們都是狗。狗是從野生狼類馴化而來,無論人類如何調教,狼性依然存在。紅貴賓是狗,藏獒也是狗,可攻擊力與防禦力卻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給紅貴賓套上鋼鐵人裝備也無用啊!)。當紅貴賓還是當藏獒、自身狼性究竟存在多少,主要還是取決於生存環境如何。

大陸人口太多資源太少,在僧多粥少的狀況下,年輕人不拼搏無法生存下去。儘管大陸這些年來經濟如小飛俠一般高飛不降,關於土豪與富二代的傳奇故事不斷,可窮人家的孩子依然是占多數,只是他們上不了媒體得不到關注。這些窮孩子帶著全家人的希望與僅有的盤纏來到大城市闖蕩,環境不允許他們沒有狼性。

在安穩生活與父母保護下長大的孩子,注定狼性會蕩然無存,因為他們不需廝殺也能繼續過日子。大陸一線城市的孩子,企圖心還不如台灣呢。就拿咱們上海來說吧,拼死拼活打天下的年輕人寥寥無幾(完了,老鄉們又要追著我跑了)。大陸不能實行全國統一高考,更不能取消地域保護機制,不然一線城市的孩子會完蛋。

「能躺著絕不坐著,能坐著絕不站著」,這是我某上海好友的名言,實則也道出了人性。人類就是天生惰性滿滿的生物(茶)。古人說得好:「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不是台灣年輕人太柔弱,是台灣不夠窮。要台灣人放下「溫良恭謙讓」,跟著大陸孩子一起摔破罐子殺個你死我活,前提必須是要讓大家窮到餓肚子。

整天對著年輕人喊:「你要努力向上,要充滿狼性,不然會被吃掉連根羊毛都不剩」,根本無濟於事,起不了警惕作用。就如同我爹娘從小以非洲孩子沒飯吃要我愛惜食物,一樣沒有用。我並不生活在非洲,無法體會那樣的生活。

美國某娛樂台有一個熱門節目,記錄了富二三四五代們舉辦十六歲慶生宴,何等奢侈何等囂張。觀眾們看得牙癢癢,巴不得把這群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錢財得來不易的小屁孩丟去非洲體驗一下貧窮的滋味。不久之後,此電視台實現了觀眾的願望。

富二三四五代們在新節目中打扮得光鮮亮麗坐著專機興奮極了,他們以為是爹媽要把他們送往好地方狂歡去。專機在非洲某小國降落的那一剎那,富二三四五代們哭得稀裡嘩啦哭喊著要回家,那一幕看得我好歡樂(大笑)。此後他們不再是王子也不是公主,開始過著非洲人民的生活。有了上頓沒下頓、步行數里挑水、動手蓋房子、養豬又養牛日日皆辛苦。

雖然這段苦日子維持的時間不長,卻改變了他們的一生。當他們再度回到溫室中,不再是傲慢嬌貴的小花朵,因他們知道所有的一切得來不易。只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才會懂,這也是為何我們要走出國門,去世界各地瞧一瞧。

去年週刊做兩岸職場人企圖心大調查,調查結果是台灣人大敗。問卷中有一個問題:「公司有一個任務,完成了,可以升官並加薪20%;如果搞砸了,會被解雇。你會爭取這個機會嗎?」台灣人答「非常有意願」者有13.6%,大陸人有31.8%。接著社會輿論都跟著喊:「瞧,台灣人競爭力多弱啊!被吃掉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