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香港最近被搞得亂七八糟。」

我轉過身,背後一位看起來已60多歲的外國人在發牢騷,不過我還是很有禮貌地和他聊天,稱讚他中文講得不錯。

不要說老外,連我這個台灣人都覺得不方便。最近去香港只能住中環的酒店,因為市區計程車都不願載。

占中活動已近尾聲,50多天過去,政府準備開始清場。抗議示威者得到的支持越來越少,因為社會大眾都明顯感受到生活的不便,以及為此付出的代價。

香港和台灣畢竟不同,太陽花學運如果不是後來政府妥協,和一些大老出面協調,我相信立法院被占二個月都有可能。香港抗爭最大問題倒不是中央的鎮壓,而是理念,大家不知為誰而戰,為何而戰,想法分歧,最後草草收場。

其實台灣又何嘗不是如此?最初是為了抗議政府施政程序不當,進一步變成反服貿,最後擴大成反中,我們抗爭的理念究竟為何?

和台灣相比,香港的抗爭活動表面上好像輸了,什麼都沒爭取到,民眾也對其失去耐心。最近反占中簽名連署有180萬人,達香港總人口四分之一。

但這個影響是深遠的,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已開始動搖。最近和一位住在新加坡的外商聊天,他表示如果有小孩新加坡生活環境會較好,但現在即使從工作環境做比較,香港對外資也不一定有優勢。

從國際關切度來看,香港占中遠超過台灣,時代雜誌兩度專題報導,非常罕見。但如果問外國人什麼是台灣學運,相信知道的人很少,雨傘打敗了太陽花,nobody cares about Taiwan。

然而從短期影響力來看,台灣又遠超過香港。服貿、貨貿協議被卡死了,「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也受到抵制,中韓FTA已達成共識,但台灣只能原地踏步,太陽花對台灣未來的整體影響甚至大於FTA本身。

這不是誰對誰錯,而是陳述一個事實,結果我們要共同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