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督促學生學習的最好方法就是考試。考試之後,有分數,有了分數,可以排名,排了名次,可以賞優罰劣 –尤其是,排名殿後的學生,或是訓戒,或是指責,或是父母說「你讓我很憂心」,這些都構成恐懼:我是沒有價值的。

而台灣的父母和教師,都極為依賴考試,連音樂和美術都有考試卷,出版社將考卷與課本套裝出售,乃是常態。因為我們不知道,如果沒有考試,如果沒有分數或排名作為工具,我們如何督促孩子努力。

不是每個國家都依賴考試和排名。許多學校用更好的方式促使學生學習和成長。他們怎麼能做到?在我參考許多其他國家案例後,發現他們可能做對以下幾件事:

第一,這些國家從小就把重點放在教思考。

在這些國家,從小學開始,教育的重點就不是機械式的算數、寫字、背知識。例如語文課程,老師們認為課文不只是學單字的載具,而是練習思考的材料。在教學生看懂課文之後,就開始教比背單字更重要的東西:思考。例如,課文中描述瑪莉和朋友因故吵架,老師會帶同學思考,為什麼瑪莉要吵架,這樣對嗎,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哪個方法更好…。這樣的情況,發生在每一個課堂。

一直到大學,仍然如此。哈佛大學任何領域的畢業生,都要修習為數不少的社會人文課程,而課程中最重要的訓練不是具體的知識,而是多視角看待問題。例如,在歐洲歷史課之中,學生要閱讀自傳、論文、課本、文摘、評論…。閱讀之後,老師和助教帶學生思考的,都是關於理解各方如何看待這件事情–在一次大戰時,德國人想什麼、法國人想什麼、在法國的德裔想什麼…等等。討論課和考試中的短文寫作,也會是以此為重點。這樣的訓練,讓畢業生日後在各種的工作中,更能有效和他人合作,妥善地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