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路婚姻的築夢開始我傾囊倒出剛剛在森林裡散步撿拾回來的核桃,讓它們攤開在陽光下曝曬。

放眼望去,已到了一葉知秋的季節,花園裡還有天竺葵、大理花,和幾株開得不太情願的玫瑰,硬撐著繁花落幕前的場面。我瞇著眼坐靠在草皮上,陽光真好,潛心享受天轉寒前清朗溫煦的鄉村氣息。

其實,不過四年前我們還住在新加坡一間平凡無奇的HDB公寓(新加坡的國民住宅名稱),丈夫麥克朝九晚五的上下班,表面上我們就像許多人奉公職守的人一樣努力生活著,想來這變化對許久沒有音訊的FB舊雨們,應該覺得十分意外,但其實,我們已經鴨子滑水一樣地謀計好一些時候了。

話應該從擎天崗談起,我們躺在山頂那一片青青草原上,那是在交友網站上認識六個月後頭一回見面,在陌生和曖昧初起中交換對未來天馬行空的想像,我們乘著夢想的翅膀,飛向世界的各個角落,這遠方的夢想,讓我們打破新加坡與台灣遠距離交往的界限,十一個月後,我們用婚姻共築未來。

我們都愛旅行,旅行像是我們婚姻生活中的「小孩」,住在新加坡,當這裡是世界的起點,東南亞的歷史遺跡,海島,中國東北亞的舊都寺宇,偶爾也跨洋長途旅行,從期待、規劃,到親臨不同國度的現場,像打開平常沒有機會閱覽的百科全書,如海綿一般盡情吸收,豐富我們的話題和回憶。連生日、結婚紀念日等,也將旅行當成彼此互贈的禮物,有時我會跟他開玩笑:你不說要送一顆大的鑽戒嗎?其實,那顆大鑽早已經化成無數旅途中的小鑽石了。

為什麼是法國?美國跟台灣應該是我們順理成章退休之地,兩人共同生活的開始在新加坡,偏偏我們又挑上了第四國─法國,作為退休的據點,除了年輕時遊學法國三年的經驗之外,難道這一切只是因為緣分這麼簡單的緣由嗎?

記得以前在新加坡搭車時,經過一個大型電子看版:一位銀髮老太太綁在滑翔翼上,臉上很諧趣,廣告的紫色字寫著: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did something new?

常常,我們日復一日,做同樣的事,過同樣的活,忘了生活(或生命)有其他的可能性,生命變得滯怠乏味。

麥克在極力爭取及早退休生活時說,「等我們太老了,很多事都做不了了。」我想他的意思應該也是:等我們的心變老了,很多事也不再想做了。一直守著「錢夠不夠」的我終於被他說服,金錢的安全感,永遠像幽靈一樣,只能你跟它切割關係,否則它會永遠像鬼魅般纏著你。

而新的挑戰,不就是激起生命力的源頭嗎?我還是那個流著爸爸白手起家創業冒險者的血液,即使年屆五十也一樣。

「真羨慕你們有勇氣做想做的事。」

「很多事現在再不做,以後就沒有勇氣了!」

在我們一切就緒成行後,從朋友的送行中,我感受到:其實大部份的人都懷有夢想,而我們的起身動念,希望也能喚起久伏在你們內心的訊息。

致 心裡還有夢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