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塔(Edwin Chota)為了保護他的森林,而被殺害了。在收到他位於亞馬孫熱帶雨林深處的小村周圍非法伐木者的死亡威脅後,這位秘魯環境活動家向他的政府求助。但是,9月,他和其他三名秘魯阿什寧卡(Ashéninka)社區主要成員仍然遭遇伏擊,在前去會晤來自巴西的環保同道的叢林小路上被槍擊。查塔的遺孀花了六天時間經水路來到地區首府報告了查塔的死訊。

查塔之死提醒我們,世界最偏遠地區的地方活躍分子在捍衛他們的社區免遭開發和工業化時,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對自然資源的全球需求日益上升,土著民族基本上得不到任何保護,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土地、森林和河流被摧毀。他們還極有可能遭遇謀殺,而殺人者可以逍遙法外,有時候甚至與政府狼狽為奸。

秘魯是一個顯著的例子。根據活躍分子組織全球目擊(Global Witness)最近發佈的報告,秘魯的環保活躍分子被殺情況位居世界第四(僅次於巴西、宏都拉斯和菲律賓),2002—2013年有58名秘魯活躍分子被殺。秘魯有一大半國土仍被雨林覆蓋,但這些森林正在以日益加快的速度被砍伐以滿足對木材和相關產品的貪婪需求。

儘管世界銀行估計80%的秘魯木材交易為非法,但當局仍實施立法讓投資者更加容易進行農業、礦產和伐木業務。人們呼籲政府滿足土著民族對其先祖的土地予以法律承認的要求,但政府置若罔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