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點,老媽一夜沒睡,因為她的寶貝孫女發燒,一早就急著跟媳婦趕去急診室。醫院門口有更多像我們這樣的家庭在排隊,每個人臉上都一臉心急的倦容,抱著自家的心肝寶貝,我可以想像她們也都沒睡。

女兒是過敏性體質,季節轉換時很容易生病,連帶著全家也一起辛苦。這段期間「陪伴」我們的是選舉宣傳車與拜票電話,不斷地干擾著她睡眠與用餐。在一次餵生病女兒時接到了一通拜票電話,我總算忍不住氣地把電話重重掛下。

我記得那通電話第一句是「給我三十秒,我解決食安」,但我沒有聽下去。因為不論他是誰,他不值得我30秒。

急診室裡的女兒與一通拜票的電話
小孩子生病,父母整個心情就沉下來 (這一張是因為要LINE給媽媽,確認是否該送急診)攝影/JT

急診室裡的女兒與一通拜票的電話
常常是小孩安穩入睡後,我們才發現自己也感冒了(攝影/JT)

其實不只是我,今天之所以有許多人對政治冷感,是因為過去有太多的承諾跳票。

所以現在不論選舉車多大聲,也只讓人心煩,因為我們已經有過太多相信後的失望,有如我跟女兒說的「放羊的孩子」故事:「人說話之前,過去的誠信已經先說完了」。

身為一個過敏兒的爸爸,我很重視食安。

我只是不相信有人真的會去解決。

這兩年的食品問題可說都是雷聲大,雨點小。

不論是塑化劑、不自然麵包、混米、科學布丁,到現在的餿水油,感覺都是風頭上陪民眾「一同指責」,風頭過後再輕輕「依法放下」,選民與企業兩邊討個好,當個穩贏的莊家。不信做做民調,有人滿意這兩年的處理結果嗎?這兩年沒選舉,還有人在乎我們嗎?

所以我跟許多父母一樣,選擇自救,改變自己生活。這幾年,家裡慢慢的停止買牛乳,改成自己打有機豆漿;慢慢的不吃外面的健康麵包,買了台麵包機在家自己做。到今年我們乾脆減少方便的外食,盡量在家吃,但我們卻又無法得知到底用的油品醬料安不安全?我們變成了「住台灣的外國人」,買著較貴又不適合台灣料理的外國調味料做菜,這是何等的荒謬?

急診室裡的女兒與一通拜票的電話
食安風暴後,家裡開始喝自己打的豆漿,吃自己烤的麵包(攝影/JT)

但沒有辦法,每次女兒過敏一急診,我心就沉了下來。算了,為她。因為我知道,事情不會解決。

身為兩個女兒的父親,只要任何一個黨,能在選舉前把食安重罰到無人敢再犯,我就投誰的代表。因為很悲哀的,我不相信選完後還有人在乎選民想什麼。我也不相信程序正義,因為看過選舉與打擊政敵時,我國政黨的效率與彈性之高,但面對人民真正在乎的案件卻ㄧ拖再拖,最後不了了之。

從政,應該是從保護人民的平安與健康開始,而曾幾何時,這變成了一個人民遙不可及的奢求?

曾幾何時,該是我們最相信與依賴的人,變成了那放羊的孩子?

聽著宣傳車的口號與承諾,與抱在手上那病到軟趴趴的孩子,我想的是:「孩子,妳有的是爸爸。」

真的,孩子,妳有的是爸爸。爸爸會保護妳。

急診室裡的女兒與一通拜票的電話
期望所有小孩都能平安健康長大,這也是我今年的生日願望(攝影/JT)

後記:

* 家裡爺爺、奶奶、媽媽、姑姑超幫忙照顧豆子。在我們家,女兒生病沒有指責的人,只有自責與幫忙的人,我很幸運有這樣的家人。

* 急診室裡的主治醫師幾次都是近乎臨盆的媽媽,看著她們帶著口罩深夜幫女兒看診,讓我這父親看的也是又心痛又感激。

* 我抵制「頂新」,也希望所有父母一起抵制。因為,我不相信選舉結束後還有人會管,而那才是我最重視的事。

作者簡介_John Tao

John Tao。年輕時住美國,與太太一起自助過六大洲,目前工作兩岸歐美跑,育有二女。興趣是拿相機當日記,將生活點滴記錄下來。

對攝影,旅遊或是寶寶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加入我這新手攝影爸爸的FB。

http://www.facebook.com/johntaophoto

「鏡頭的角落」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