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會議室,是一條長桌,每邊各可以坐十個人。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晚上八點,今天會不知要開到幾點。

我來北京參加一個亞洲併購公會的年會及理事會,今年的主角是南韓,由二位部長率領了一個34人的代表團前來,主辦單位特別設宴款待他們,台灣代表只有我一個。

我很知趣地挑了一個最靠邊的位子坐下,APEC領袖會議照片上蕭萬長前副總統就是站在後排最角落的位置。

我和幾位韓方代表換了名片,令人驚訝的是,他們都能說簡單的中文,有的人甚至很流利。

這屆會長本來就是韓國人,由於中韓FTA剛完成實質談判,所以更有許多話題探討彼此的合作,如果不是因為我在這個公會很久,真的會感到有點失落。

輪到我發言時,我表示台灣最大的證券公司元大今年買下一家南韓證券公司,中信金控也收購了一家日本銀行,亞洲併購並非只有中國大陸有角色,台灣也想走出去,幾位韓方代表開始抬起頭來聽我的講話。

世界很現實,你不去爭取表現,就沒有人注意你。我上周參加一個經濟部的午餐演講,一位大科技企業的投資負責人說,他剛參加矽谷一個創投會議,沒有人再注意台灣,每個人都在談中國互聯網的未來,以及像阿里巴巴、小米這樣的投資機會。

國泰金控總經理表示,他最近出席亞洲論壇時,大家關心的是日本、東南亞等地金融業,幾乎沒有人關心台灣金融業的現況和發展,東南亞銀行金融技術現已追上台灣。

對於像我這樣經常出席國際場合的台灣人來說,可能都有類似感觸:台灣正迅速地被邊緣化,nobody cares about Taiwan anymore。不要提亞洲四小龍了,現在連和東南亞國家相比都不一定有優勢。

中韓FTA簽署,政府表示將對台灣經濟造成巨大衝擊,產業陷入轉單危機,反對者表示政府乃經濟恐嚇,誇大不利影響。